天然柚子茶__西米安家的一片真心大文旦

我是覺得一個奇怪的人不需要什麼介紹啦。

[idolish7]離子尾(97)

*Real生賀。原本生賀只有這篇但這樣感覺太壞了欸嘿☆先甘後苦懂嗎

*所有地科知識來自我親愛的地科老師。如有錯誤那大概是我睡著了不是老師的鍋咳。

*BE暗示預警、越寫越不知道自己在幹嘛預警

↑以上廢話,以下正文↓

他似乎一直都在追尋,那個如日般燦爛的身影。


SIDE.九條天

「辛苦了——!接下來,請idolish7上場!」

九條天接過工作人員遞來的水和毛巾,注視著向舞台走去的七人的背影。

舞台上的白光模糊了他們的身影。天就這樣看著,思緒飄回多年以前。

又是一年冬天,氣候導致陸的氣喘嚴重發作,必須住院一個月。那陣子天每天放學後都到醫院去,趴在病床旁邊寫作業邊和陸聊著學校發生的事。

紅髮的孩子坐在病床上,專注地聽他說著那些微不足道的小事,眼中彷彿閃爍著點點星光;夕陽為他打上一層金光,讓天有種是男孩自己在發著光的錯覺。

那時候,天就下定決心。無論如何,他都想守護這個孩子。

那是他的信仰。

「天?你怎麼了,不舒服嗎?」

十龍之介的聲音把他拉回現實。天回過神,發現idolish7已經結束表演。

七瀨陸和身旁的團員們笑鬧著往後台走來,還在微微喘氣,像是激烈運動後心跳尚未平復。

七瀨天會在這時上前去關心他的弟弟,幫他拿水、遞毛巾,也許會有幾句心口不一的責備。

可他已不是七瀨天。他是九條天。

所以他只是在對方經過身旁時,輕輕點頭作為打招呼。

然後看著那個太陽般的少年越走越遠。


SIDE.七瀨陸

他夢到了小時候的自己,還有小時候的七瀨天。

小時候的他跌跌撞撞地跑在哥哥身後,試圖追上前方的那個背影;然而不管再怎麼努力奔跑,他們之間的距離卻始終沒有改變。

他的哥哥,完全沒有要停下來等他的意思。

接著他從夢中驚醒,看見的是醫院白色的天花板,以及在病房各個角落、用各式各樣奇怪姿勢睡著的團員們:趴在床邊的和泉一織和逢坂狀五、躺在病房角落沙發上的四葉環、直接睡在地上的二階堂大和、坐在病床旁椅子上打著盹的和泉三月,還有就站在病床前直視著他的六彌ナギ。

他和ナギ對上視線。對方率先開口,他說:「歡迎回來,リク。」

七瀨陸這才想起,自己昨天表演結束之後在後台暈倒了。看來大概是讓團員們擔心了整夜吧。

他有點愧疚,可又覺得心暖暖的。

於是他笑了,回答:「我回來了。」

天剛離家那時,陸總覺得自己的世界像是失去了太陽,忽地變成一片漆黑。

他一直以來追逐的光,就這樣離他而去。

直到後來,idolish7出道,他又見到他的哥哥。

卻已不是原來的七瀨天。

仍然是,無法觸及的那道光。


就像是彗星的離子尾。永遠向著太陽,卻永遠無法觸碰到那燦爛的星體。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