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然柚子茶__西米安家的一片真心大文旦

我是覺得一個奇怪的人不需要什麼介紹啦。

[idolish7]故事開始之前(727)

*私設有

*我覺得ooc了(

*感謝 @新型高溫高壓鍋爐 提供的腦洞......以及人生第一篇同人獻給idolish7了!(所以那個文筆就((

#

17歲的二階堂大和被送進了醫院。

他摸著自己腕上的白色布條,底下的幾條傷口不久前還潺潺流出鮮紅色的血液;點滴袋裡的葡萄糖液透過輸液管和針頭緩緩注入血管,維持他的苟延殘喘。

他打量著病房:不算大的空間裡放了兩張病床,對面床上的紅髮少年正沉浸在書籍的世界中,沉靜的空氣充滿整個空間。

接著病房的門被打開,護士推著推車從門外走進,在兩張病床中間停下。

「陸くん,今天感覺怎麼樣?」她向紅髮少年問道。

被稱作「陸くん」的少年合上手中的書,微笑著回答:「今天狀況絕佳!天にぃ也說了今天會來看我!」

護士收起手中的聽診器:「這樣呀。最近天氣變化很大,陸くん要多注意保暖喔。」她說著,轉向大和:「二階堂さん呢?感覺怎麼樣?」

他掛起無所謂的笑容:「本來就沒什麼事啦。」

護士皺眉,不知怎的突然開始說教:「你才17歲,要好好珍惜自己的生命、好好活著……」

後面的話,他一句也沒聽進去。

他只注意到,紅髮少年突然失焦的眼神。

#

護士巡房完畢,走出病房時,另一人正進房。大和聽見護士喊了一聲「天くん」,來人禮貌地朝她點點頭,側身進入房間,筆直地往少年的病床走。

「天にぃ!」少年興奮的聲音,大和覺得自己似乎能看見他身旁開滿了小花。

名字大概是「天」的少年摸摸他的頭,溫柔的嗓音中帶著明顯的寵溺:「陸,還好嗎?」

「狀況絕佳喔!我想跟天にぃ一起唱歌!」

大和覺得對面散發出來的光芒讓他有點睜不開眼。

天無奈地笑笑:「你知道你不能唱歌的。」

陸失望地垂下頭,不久又重新抬起頭,眼神異常堅定:「那天にぃ唱給我聽!」

天有些為難地看向這邊:「……會打擾到別人的。」

感受到對面越來越明顯的低落氛圍,大和連忙擺擺手表示自己不介意:「啊啊,我沒關係。」

於是陸的眼神又再次閃亮了起來,看得天也只好妥協,向著這邊給了個抱歉的眼神,而後開了口,清亮好聽的歌聲在病房中流轉,聽得大和都有些失神。

一曲終了,熱烈的掌聲拉回他的意識。陸拍著手,笑容耀眼奪目。

啊啊,感情真好啊。

17歲的二階堂大和第一次覺得,有個兄弟似乎還挺不錯的。

#

後來,少年帶著燦爛的笑容告訴大和,他的名字是「七瀨陸」,唱歌的那個是他的雙胞胎哥哥「七瀨天」,七瀨家經營一家小舞廳,兩兄弟或多或少都上台進行過表演;陸從小就患有氣喘,因此長期住院,天只要有空就會到醫院來看他。

「我和天にぃ說好了,等我好起來之後要一起在舞台上唱歌!」

看著陸的笑容,大和完全無法相信他其實和死亡有多靠近。

#

秋冬交接之際,天氣的變化讓陸得了感冒,加上寒冷乾燥的空氣,導致了嚴重的發作。大和看著不斷咳嗽著的陸被推出病房,第一次確實體會到了生命的脆弱。

陸會就這樣死掉嗎?

那個樂觀的相信自己會好起來、相信自己總有一天能和哥哥一起唱歌的陸?

……如果可以把自己的生命分給他就好了。

#

七瀨陸從昏迷中醒來時,身旁是哭泣著的父母。沒有七瀨天。應該說,「七瀨天」已經不在了,取而代之的是「九條天」。

他愣愣地抬頭,希望有人能告訴他這是個玩笑——卻對上了二階堂大和複雜的眼神。

天にぃ……拋棄了自己嗎?

於是他哭了起來,哭得喘不過氣而連連咳嗽著、哭到意識和視線一起模糊了起來。

如果這是夢,該有多好。醒來之後,天にぃ會坐在床邊溫柔地告訴自己他不會離開,大和さん會一如既往地笑著調侃他是個長不大的小孩。

如果一切都和以前一樣、就好了。

#

那是二階堂大和最後一次見到七瀨陸。後來的他出院了,不知怎的有了想好好活著的念頭,偶爾還會想起七瀨陸的笑容,和最後的眼淚。

希望那孩子能好好的活著。

他如此想著,打開了小鳥遊事務所的門。

—End?—

评论(5)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