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然柚子茶__西米安家的一片真心大文旦

我是覺得一個奇怪的人不需要什麼介紹啦。

[idolish7]跟蹤一隻貓(17)

*這大概是架空(?

*沒有文筆可言,雖然是17但超不明顯

*重度弟控的天にぃ出沒注意

七瀨陸從小就十分喜歡各種可愛的小動物,可惜因為先天上的疾病,他不能接近任何毛絨絨的小動物——那會導致氣喘發作——自家哥哥第N次拒絕他養貓時如此說道(其實每一次都這麼說)。

在這種明明很喜歡、卻偏偏就是不能靠近!的情況下,陸在看見電視上某便利商店的廣告詞(跟蹤一隻貓,牠去哪,我就去哪)時,狠狠地心動了。於是在用盡全力跟親愛的天にぃ撒嬌了一番、被戴上口罩加了各種保暖衣物以防萬一之後,七瀨陸踏上了成為跟蹤狂的不歸路——不是,踏上了尋找一隻貓的旅途。

#

和泉一織看著眼熟的背影——他確定那是自己社團剛畢業的前輩,雖然出席率低到差點留級——對方目前正踮著腳尖趴在和泉家的圍牆上,全身包得像零下四十度(一織確定他今天出門前確認過氣象,今天最低溫攝氏十七度),僅能從毛帽和口罩間那雙似乎隨時都散發著光芒的赤紅雙眼辨認出來者。

「……七瀨さん?您在做什麼?」

七瀨陸被嚇了一跳,原本搭在圍牆上的手滑了一下,整個人險些跌倒,晃了兩下之後終於還是恢復平衡,還做了個體操選手落地時的結束姿勢,而後才意識到自己的行為有多像變態而急忙澄清:「我不是……一、一織?」

發現出聲的人居然是自己社團的後輩,陸愣了愣,轉而看向門牌——「和泉」二字撞進他眼裡:「這裡是一織家?」

一織還沒開口,大門被人從裡打開,和泉三月拿著裝了牛奶的盤子走出來,一邊喊著:「天天醬——回來囉——咦?一織你站在門口幹嘛?」

前院傳來「喵」的一聲,一隻白貓小跑著湊到三月腳邊,三月用空著的手將牠抱了起來,同時說著「哎呀天天醬你又扯掉項圈啦」;陸聽見這句話後莫名激動了起來:「這是一織家的貓嗎!?」

三月給了一織一個了然的眼神並表示自己不當個電燈泡,抱著白貓轉身走回屋內。

一織因為三月的眼神而漲紅了臉,回頭看向陸:「是我家的貓,怎麼了嗎?應該說,七瀨さん在別人家門口鬼鬼祟祟地做什麼呢?」

「啊、嗯……」陸尷尬地搔搔臉頰,一五一十地把前因後果交代清楚。

於是在一織的「七瀨さん是笨蛋嗎?」和三月的「是一織的前輩啊進來喝個茶再走吧」之下,七瀨陸在和泉家度過了一個愉快(天天醬不知為何非常喜歡他,同時似乎也明白陸不能靠近自己的事實而只是乖乖在原地任由他拍照)的下午。

#

小劇場1.

陸:咦?這隻貓叫做天天醬嗎?跟天にぃ一樣!

一織:(看著很親近陸卻一直都不肯靠近自己的天天醬)……嗯,確實跟九條さん一樣。

小劇場2.

暫且讓自家弟弟跟前輩獨處(一織那絕對是戀愛了的表情!by三月),自己出門買東西的三月在圍牆旁發現了戴著帽子和墨鏡的九條天,而且他確定從對方身上散發出來的那叫做殺氣。

糟糕,最近一織可能有危險。三月的本能如此告訴他。

小劇場3.

隔天,九條天整天都處於低氣壓狀態。

龍:天怎麼了啊?

樂:……弟控發作吧。

#

私設說明:

陸高中剛畢業,因為身體因素很少去學校(出席率低空飛過),和一織同為文學社(放學後會泡在社辦很久),一織暗戀很久的對象(一織:並沒有!只是因為七瀨さん太不可靠所以擔心他而已!)。

天にぃ沒有離家不過因為作為偷哩嘎的一員活動所以是藝名,雖然放陸出門了但因為不放心還是跟著出去了,之後開始思考如何讓和泉一織消失在視線內。

评论(6)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