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然柚子茶__西米安家的一片真心大文旦

我是覺得一個奇怪的人不需要什麼介紹啦。

[idolish7] 52赫茲鯨魚(97)

*打完這篇的隔天就被朋友發訊息打臉:欸妳知道嗎,據說現在有一群52赫茲鯨魚欸。

我:!!??一群???

我才不管我就當只有一隻了。我任性。

*想打雙向暗戀,語文能力不足所以成了不明所以的內容。

*嚴重缺糧,求投餵(((

#

他做了一個夢,夢見那個他心心念念的少年。

「呼……呼……但是,原來天にぃ……根本就……不需要我……!」七瀨陸喘著氣,眼神直直望進他眼裡,其中的怨恨如同利刃般刺在他心上,似乎還能聽見血液滴下的聲音。

不是的,陸。他開口,想告訴眼前的少年。我從來都沒有忘記過陸,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陸……

聲音像是被無形的牆給擋住而無法傳達,整個人也被阻擋無法向前,只能眼睜睜看著陸閉上雙眼倒下。

接著,九條天從夢中驚醒。

#

「可以了,休息十分鐘!」「辛苦了——」

「謝謝。」在水族館的拍攝工作告一段落,九條天接過工作人員遞來的水,看著身後巨大的水箱。數隻鯨鯊、魟魚和各式各樣的魚悠哉地在水裡游著,有些甚至在他面前停下,小小的眼睛透過玻璃與他四目相對。

天伸手貼上玻璃。水箱大得看不見邊界,彷彿裡頭的魚兒能一路游向太平洋。

他想起昨天在電視上看見的52赫茲鯨魚。

出沒在太平洋,發出不尋常的52赫茲聲音。由於其叫聲的頻率比已知的任何一種鯨魚都來的高,因此沒有其他鯨魚能接收到,被科學家稱為「世界上最寂寞的鯨魚」。

不被任何人接收到的頻率。

不被任何人了解的自己。

不被任何人所知曉的思念……

#

在七瀨家的舞廳陷入經濟危機以前,七瀨天曾經天真地認為,總有一天陸會好起來,可以和他一起在舞台上唱歌,沒有任何人能把陸從他身邊奪走。

一開始只是想守護那孩子的笑容。

這份感情在不知不覺中變了質,成了比親情更加強烈的佔有慾。

那時候,七瀨陸時常發病,大多數的時間都在病房內度過。天曾經為陸小小的世界裡幾乎只有自己而竊喜,罪惡感卻隨之湧上。明明陸健康才是最重要的、明明想和陸一起在舞台上唱歌的……

何況,那是不可能的。

他告訴自己,只要能待在那孩子身邊就夠了。

卻還是迎來了不得不分離的時刻。

他做了一個夢,夢見他一直在尋找的那個人。

「我不等你,也不會帶你走。」九條天轉身往反方向離去,決絕的背影漸漸消失在黑暗裡,逐漸增加的距離讓他慌了。

可是天にぃ,他開口,想挽留正逐漸走遠的人。我現在和你有一樣的目標,也可以唱歌跳舞了……

似乎有一層透明的薄膜擋在中間,聲音無法穿透;熟悉的窒息感令他跪倒在地,逐漸模糊的視線中只看見漸漸走遠的背影。

然後,七瀨陸從夢中驚醒。

#

「哇——是海!」「ミツ你還是慣例要大叫啊。」

小鳥遊音晴拍了下手,示意所有人把注意力放在他身上:「難得的旅行,大家就好好玩吧!注意安全喔!」「喔——!」

七瀨陸看著波光粼粼的海面,想起昨天在網路上看到的內容。

關於寂寞的、發出52赫茲頻率的鯨魚。

「陸さん?怎麼了嗎?」

小鳥遊紡發現他望著海面發呆,出聲詢問。

「啊、沒什麼……經紀人知道52赫茲鯨魚嗎?」陸回過神,看向身旁比自己矮上一些的少女。

「是那個『世界上最寂寞的鯨魚』嗎?」紡偏頭想了想,「雖然這麼說……不過我想,海裡或許還有另一隻發出相同頻率的鯨魚吧?畢竟只是還沒發現而已呢。走吧!大家在叫我們了喔!」她笑,邁開步伐向前方停下來等他們的同伴們走去。

不被任何人知曉的想法。

不被任何人知曉的感情。

不被任何人知曉的……另一個相同的頻率?

#

從七瀨陸有記憶以來,童年的大多數時間都是在醫院裡度過的。哥哥天只要有時間就會到醫院看他,為了不讓他無聊而用盡全力,唸故事、唱歌跳舞等等,雖然不能出門,那段時光卻也因天的存在而多了些色彩。

陸很早就知道自己對天的感情超越親情。一邊因為天幾乎將所有時間花費在自己身上而感到高興,一邊卻感到愧疚。

這樣就好了。有一天自己身體好起來之後,就能和天に一起在家裡的舞廳表演了。

然而那樣的夢想,在實現前就已分崩離析。

他們在七十億人中找到頻率相同的彼此,卻又擦身而過。

成為兩隻孤獨的52赫茲鯨魚。

评论(8)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