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然柚子茶__西米安家小夥伴

灣家人。
莫忘初衷。一月底學測後見啦。

[idolish7]如果天不曾暗(七瀨天中心)

根本跟標題沒有關係。
只是一個某天突然冒出來的腦洞,壓力太大的報社產物(?)

看起來像角色死亡其實沒有。
↓↓↓
七瀨天死了。
死在一個風雨交加的夜晚,在七瀨家的大門前。
被名為九条天的存在殺死了。
至少他是這麼以為的。
-
他聽見不遠處傳來的歌聲。
彼時他正坐在車頂上,夜風從他耳邊呼嘯而過,風聲夾雜著細微的歌聲傳進他耳裡。
他記得那個歌聲。細雨中的傘下、夕陽灑落的小巷中、夜幕低垂的病房裡……曾經平凡無奇的日常裡,那樣的歌聲一直在他身邊。輕柔的、小心翼翼的,像是怕驚動了什麼似的。
對。直到不久前,那還是他十分熟悉的歌聲,只是這歌聲現在變得比以往更加堅定、有力。
他站起身,注視著歌聲傳來的方向,七道不同顏色的光束在夜空中閃耀著。
七瀨天就那樣看著,直到視線範圍中再也看不見那炫目的光芒。
-
他以為自己的生命就在那個風雨交加的夜晚結束了。
然而,他卻又再次睜開了雙眼。
他看見白色的天花板,清晨的陽光照在他臉上。他眨了眨眼,抬起手,看見陽光穿過了自己的手。
所以,我果然是死了嗎?
身旁有人動了動。他轉頭,正好和旁邊的少年對上視線。
啊。是九条天。
他以為他們對上視線了,對方卻只是沉默地掀開被子,離開了床。看來九条天看不見他。
七瀨天看向床頭的時鐘。這是他「死去」之後的第四年。
他不知道自己這算是什麼狀態。他並沒有真正「死去」,所以他大概不是幽靈,應該也不是什麼妖怪。
可能只是「七瀨天」對這個世界剩餘的、一點點執著。
-
那天他跟著九条天出了門,然後看著TRIGGER出道。
-
他以為自己不會再見到那孩子了。
畢竟五年前,是他自己決定離開、決定讓九条天殺死他的。
七瀨天是「自殺」的。
所以當演唱會結束,他從窗戶看到熟悉的紅色時,他幾乎是下意識地衝出休息室,不顧倒下的九条天和休息室裡的混亂,穿過人海來到那名少年面前。
他記憶中那個總是跟在他身後的孩子,似乎已經不再需要他的保護。在他離開之後,他有了自己的人生,甚至過得比他在的時候更好。
九条天和七瀨陸都已經向前走了,只有七瀨天仍停在原地。
只有七瀨天,被留在了過去。
-
他想,不管怎樣,他都還是七瀨天,是七瀨陸的哥哥。
所以在看見那則關於暴風雨中的演唱會的新聞時、在看見就算全身濕透也依然笑著,硬撐著唱完了最後一首歌的七瀨陸時,他差點不管不顧地想去報導中說的車站、想抓住他弟弟,告訴他不可以這麼亂來。他甚至已經到了門口,聽見身後九条天和八乙女樂爭執的聲音。
然後才想起,七瀨陸看不見他,他根本什麼都做不了。
七瀨天已經不存在於這世界上了。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