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然柚子茶__西米安家小夥伴

灣家人。
雜食黨,主頁cp混亂慎點。
大考在即,爭取月更。
2018目標:幫12個愛豆寫生賀
(如果我有時間的話)

[idolish7]八乙女樂,麻煩管好你兒子(97)

[idolish7]九条天你怎麼教女兒的!

[idolish7]七瀨陸你怕是要把女兒寵上天喔

[idolish7]七瀨海我警告妳放開妳爸!

這個系列(?)的最後一篇!

不要臉的打滾撒潑求評論,跟我說說話嘛我好寂寞(住手

↓↓↓

「我說,」九条天看著自家女兒發來的訊息,表情陰沉地像打算把手機整個吃下肚:「他們什麼時候勾搭上的?」

七瀨陸滿臉疑惑:「嗯?他們在一起很久了啊,天にぃ不知道嗎?」

不知道啊!九条天咬牙切齒地想。他怎麼不知道自家白菜什麼時候被八乙女家的豬拱了?

這話要是被八乙女樂聽見,怕是要掀起一場腥風血雨。

-

七瀨海在經歷15歲的叛逆期之後,又變回了以前乖巧的樣子。

彷彿她的人生只是經過了一個無比巨大的髮夾彎。

然後現年25歲的七瀨海,要結婚了。

對象是八乙女樂的兒子八乙女鷹,從小和海一起長大的青梅竹馬。

可以說是竹馬戰天降還勝利的特例了。

收到喜帖的九条天震驚地看了看日曆,確定今天不是愚人節;又震驚地看了看手上的喜帖,確定上面那兩個金色的名字確實是自家女兒和八乙女家的小子。最後他看了看滿臉興奮地開始排開當天所有行程,似乎一點都不驚訝的七瀨陸,確定只有自己不知道這兩個人在一起的這個事實。

桌上的手機響了兩聲。天滑開螢幕,發現是他手上這張喜帖其中一位主角傳來的訊息。

七瀨海:天爸!

七瀨海:你收到喜帖了嗎?

九条天:……收到了。

九条天:為什麼我從來沒聽說過這件事?

對面遲了大概兩分鐘才回應。

七瀨海:鷹說無論如何都不想讓你知道,怕會有生命危險

七瀨海:為什麼會有生命危險?

螢幕前的九条天冷笑,看來他很清楚自己的立場嘛。

九条天:他想太多了。

上班中的八乙女鷹突然感覺一陣寒意爬上背脊。

-

婚禮當天。

皮笑肉不笑的九条天在更衣室堵到了八乙女鷹。

「天天天天天叔!?你的表情好好好好好可怕啊!?」八乙女鷹後退了一步。

九条天往前跨了一步。

八乙女鷹又後退了一步。

九条天又往前靠近了一步。

八乙女鷹背靠到了牆壁上。

九条天的手「啪」一聲拍在他身旁的牆上。

不得不說,被人稱「現代天使」的九条天壁咚著實是一件非常令人心跳加速的事。

雖然他是感受到生命威脅才心跳加速的。

「儀式開始前,我們稍微談談吧?」九条天笑得親切。

-

他牽著七瀨海的手,朝著紅毯另一端緩緩前進。在那裡,忐忑不安的八乙女鷹抓緊了自己西裝褲的褲腿。

他想起剛收養七瀨海時的事。四歲的七瀨海初到陌生的環境,小小的身子全縮在七瀨陸背後,只露出一雙盈滿不安的赤色大眼。他們花了一整年的時間才讓海適應了新的環境,以及自己有兩個「爸爸」的事。一開始周遭所有人幾乎都反對他們收養孩子的決定,結果最後一個比一個積極想幫忙帶小孩。

七歲的七瀨海明明已經上小學,卻彷彿這時候才學會撒嬌似的,開始長期霸佔原本屬於她爸的床位。九条天不否認他其實有點嫉妒——嫉妒哪邊就不說了;十五歲的七瀨海明明成績單上的評語總是「品學兼優」,在學校和同學相處沒有問題,在其他大人面前也乖巧懂事,獨獨在他面前就是個叛逆期的小鬼。他絕不承認自己是被八乙女樂提醒之後才找到問題所在。

然後今天,二十五歲的七瀨海,要嫁給另一個男人了。

他參與了她的前半生。如今,他要親手將她的後半生託付給另一個人。

九条天輕輕將握在手心裡的溫度交給今天的新郎。他難得的什麼都沒說,只是拍拍女兒的頭,給了她一個擁抱。

然後毫不猶豫地轉身,走向屬於他的地方——七瀨陸等待的地方。

评论(4)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