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然柚子茶__西米安家的一片真心大文旦

我是覺得一個奇怪的人不需要什麼介紹啦。

[idolish7]單翼(下)

*cp預警:97親,標了這麼久的171終於有一點點了。
*天使梗,一如既往的ooc。
*手機沒法用超鏈結,上、中請戳頭像。
*個人並不信教,一些宗教相關用語如有誤請告知。
*最後面那一大段像廢話的東西其實是重要告知(。
↓↓↓
和泉一織和七瀨陸是青梅竹馬。
確切來說,和泉家與七瀨家是鄰居,所以和泉三月、和泉一織、七瀨天和七瀨陸是一起長大的,直到天十三歲時離家。
天離開之後,在陸的身體狀況不好,必須住院的那些時光裡,一織每天放學後的例行公事便是到醫院去、坐在病床旁邊寫作業,順便和狀況好時意識清楚的陸拌嘴。
有時陸睡著的時候,他就坐在床邊看著對方背後的單翼出神。
十二歲的和泉一織那時就決定了。
既然你無法靠自己的力量鳥瞰這個世界,那就讓我成為你的眼睛,代替你看著這個世界。
#
七瀨陸曾經做過一個夢。
夢裡的他有了雙翼,能自由地飛翔。於是他開心地享受著難得的飛行,以及微風拂過臉頰的感覺。然後他想,他應該和天にぃ分享這份喜悅。
何況,和天にぃ一起飛是他一直以來的夢想。
他找了很多地方:花園、學校、天にぃ的辦公室,卻哪裡都沒看見雙胞胎哥哥的身影。最後,他停在醫院的窗戶外,和另一側的少年隔著玻璃對望。
坐在病床上的少年對著他微笑,眼底的寂寞卻清晰可見。
刺得人心臟生疼。
咦……?我終於可以飛了,但天にぃ卻不能飛了?
不要……!
接著,他從夢中驚醒。
#
當和泉一織匆匆忙忙地跑進辦公室時,七瀨陸正在整理隔天會議要用的資料。
難得看見自家青梅竹馬如此不冷靜,陸將手中的資料進行裝訂,疑惑地看向一織。
「七瀨さん,不好了!九條さん在神殿,他……」
「他打算請求天父讓他折翼!」
唰。
陸手中還未裝訂好的資料撒了一地。
#
「折翼」指的是天使後天失去翅膀,一般是因為犯了罪而被奪去雙翼,成為凡人;也有少數是因為意外使翅膀受傷;或者幾乎沒有的案例是,因為一些理由自行向天父請求折翼的。
雖然十三歲時父母的確提過「折翼有可能使單翼者恢復」的事,但那時他沒有多在意,天にぃ似乎也沒什麼反應……現在想來,是把這當作最終手段了嗎?
分開了五年,發現沒有效果後的最終手段?
奔跑在前往神殿的路上,陸只覺得腦中一片混亂。他想起剛才一織說的。
「九條さん好像是想試試那個迷信!七瀨さん,請快去阻止他!」
天にぃ要為了自己折翼……
他又想起那個夢。
不要!
#
「天にぃ!」
他推開神殿的大門時,九條天正跪在神像前祈禱。
聽見他的聲音,天抬起頭望著他,對他微笑。
是他熟悉的笑容,可他就是覺得那笑容裡有些他看不明白的東西。
「一織說你要折翼、你……」陸慌了手腳。雖說是急急忙忙跑來了,真正看到人的時候卻又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陸,冷靜點。」天雙手壓住他的肩膀,把人轉過來面向自己,注視著對方的雙眼,「我希望,有一天能看見你靠自己的力量飛行。所以,陸可以給我實現夢想的機會嗎?」
陸怔怔地看著他。畫面和五年前重疊,那時他沒能阻止天にぃ離開。這一次……
他抓住天的手,同樣回望著他的眼。
「太狡猾了……天にぃ要我給你機會實現夢想,卻不給我實現夢想的機會嗎?」
「我的夢想是,有一天能和天にぃ還有大家一起飛。」
「就算不是現在也沒關係,就算實現不了也無所謂……至少,我不要天にぃ為我犧牲!」
這回輪到天愣住了。他從來沒想到陸原來是這樣想的,只是一直認為自己是為他好……
原來,我一直以來都做錯了嗎?
#
後來的後來,TRIGGER和idolish7的感情好已經是眾所皆知;天界的人們都知道,只要看見一群天使拉著一名單翼飛行,那必定就是這十人了。

小後續.
陸:欸?由大家帶著我飛嗎?
三月:是呀,既然你不能飛的話,就由我們來帶著你飛吧!兩個人拉著應該夠吧!
陸:欸、兩個人……?
環:分組輪班制喔。
被分到一組的天&一織:……

***
對我知道爛尾了,而且內容不知所云。
有點接近急著想完結,卻又糾結著質量問題下的產物。
最後就是這樣了,大概不會修文了。
最近深刻體會到了自己文筆上的不足,總覺得連自我滿足都做不到了。何況既然是自我滿足,又為什麼要來丟人現眼呢?
說了那麼多廢話,其實重點是之後可能就不寫了吧。越寫越覺得自己在毀這個遊戲、毀這些角色,連自己都很難受。可能到7/9以前都不會再寫了。(說是這麼說,但我可能會控制不住自己又來毀了吧……)
打這一段其實很糾結。我無法放下要自己就此封筆,卻也不想再繼續殘害眾生(哈哈哈)
謝謝一直以來看我文的人,謝謝你們包容我的小學生文筆和嚴重ooc、沒內容。可能要暫時說一聲再見,下次見面可能是7/9了。
謝謝你們,再見。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