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然柚子茶__西米安家小夥伴

灣家人。
莫忘初衷。一月底學測後見啦。

[idolish7] my 10plate(2018龍之介生日快樂!)

沒......趕......上......龍哥生日快樂+對不起嗚嗚嗚,在段考中掙扎結果既沒啥質量也沒趕上日本時間(。

↓↓↓

汽車的喇叭聲響起,十龍之介抬頭,正好看見八乙女樂搖下車窗:「久等啦,上車吧!」

他坐上副駕駛座,車子開上大路,駛向海邊。

車子在海邊的居酒屋停下。

「到啦,」八乙女樂解開安全帶,「是這裡吧?你上次說想來的。」

「咦?」他愣了愣,「樂你還記得啊?」

樂扯開一個非常帥氣的笑容(不愧是最想被他擁抱的男人第一名呢,他如此想著):「那不是理所當然的嗎?」

-

「我和樂還有天一比外表和內在都很平凡,說不定沒什麼有趣的地方……」

-

「今天天氣不錯呢。」九条天突然開口。他嚇了一跳,下意識回答:「咦?啊、是啊。」

氣氛突然尷尬。

他想了想,又補了一句:「天喜歡這種天氣嗎?」

轟。一道驚雷劃破天際。

天被噎了一下,拒絕回答這個問題。

所以說,太耿直也是很可怕的。

-

「謝謝你們,給了我多到難以置信的勇氣和力量。」

-

餐桌上一片杯盤狼藉,空盤子、啤酒瓶、玻璃杯等等散亂著。他一邊在手機上打字,一邊看向浴室,那裡正傳來水聲。

他的右手邊,其中一個隊友躺在沙發上睡著了。睡著的時候倒真的像個天使了,他不著邊際地想著。

八乙女樂從浴室出來了,一開口就問他怎麼笑得那麼蠢。他哈哈帶過,任由對方拿走他的手機——他知道樂醉了。

能夠像這樣三個人一起慶祝,真好啊。

最喜歡你們了。

[idolish7]アソシエイト(2018樂生日快樂!)

樂生日快樂!!是最想被他擁抱的男人No.1!
↓↓↓
「果然是個笨蛋啊,八乙女junior。」九条天冷哼一雙,轉過頭不去看對面的八乙女樂。
「啊?你這小鬼說什麼?」他一掌拍在桌子上。
「好了好了,你們兩個都冷靜點!」老好人十龍之介在一旁手忙腳亂地勸架。
八月初的TRIGGER,通常運轉中。
-
「雖然一開始是我爸逼我去受訓的,但現在我是憑著自己的意願在唱歌的。」
-
難得的休日,他家一大清早就響徹著電鈴聲。
他打開門,門外是笑得燦爛的十龍之介:「樂!要不要一起去兜風?」
-
「無論險阻患難我都不會倒下,你就相信我,跟隨我直到世界盡頭吧!」
-
他跟著前方穿著浴衣、戴著面具的兩人,輾轉到了傳說中作為「祭典」會場的攝影棚。關於早上八點根本不會有祭典的吐槽在看見心儀的女孩穿著浴衣站在攝影棚外時煙消雲散。小鳥遊紡向三人一鞠躬,走在他前方的兩人便揮揮手離開了。
他和紡一起走進了攝影棚,昏暗的光線和兩旁的燈籠讓他有種真正的祭典的錯覺。棉花糖、炒麵、射擊遊戲和套環遊戲……後輩們在攤位上叫賣著,看起來倒是有模有樣。他們一起走遍了每個攤位(雖然礙於人手不足攤位數本就不多),一路到了道路底端。那裡立著一面太鼓,他的兩個隊友在前方等著他。

「太慢了。」天冷哼一聲。
「主角來了!那就——」龍舉起手中的鼓棒,重重敲在鼓面上,「讓重頭戲開始吧!」
背後的紡推了他一把,而天抓住了他。於是他笑著,加入了對方的舞蹈。

[idolish7]八乙女樂,麻煩管好你兒子(97)

[idolish7]九条天你怎麼教女兒的!

[idolish7]七瀨陸你怕是要把女兒寵上天喔

[idolish7]七瀨海我警告妳放開妳爸!

這個系列(?)的最後一篇!

不要臉的打滾撒潑求評論,跟我說說話嘛我好寂寞(住手

↓↓↓

「我說,」九条天看著自家女兒發來的訊息,表情陰沉地像打算把手機整個吃下肚:「他們什麼時候勾搭上的?」

七瀨陸滿臉疑惑:「嗯?他們在一起很久了啊,天にぃ不知道嗎?」

不知道啊!九条天咬牙切齒地想。他怎麼不知道自家白菜什麼時候被八乙女家的豬拱了?

這話要是被八乙女樂聽見,怕是要掀起一場腥風血雨。

-

七瀨海在經歷15歲的叛逆期之後,又變回了以前乖巧的樣子。

彷彿她的人生只是經過了一個無比巨大的髮夾彎。

然後現年25歲的七瀨海,要結婚了。

對象是八乙女樂的兒子八乙女鷹,從小和海一起長大的青梅竹馬。

可以說是竹馬戰天降還勝利的特例了。

收到喜帖的九条天震驚地看了看日曆,確定今天不是愚人節;又震驚地看了看手上的喜帖,確定上面那兩個金色的名字確實是自家女兒和八乙女家的小子。最後他看了看滿臉興奮地開始排開當天所有行程,似乎一點都不驚訝的七瀨陸,確定只有自己不知道這兩個人在一起的這個事實。

桌上的手機響了兩聲。天滑開螢幕,發現是他手上這張喜帖其中一位主角傳來的訊息。

七瀨海:天爸!

七瀨海:你收到喜帖了嗎?

九条天:……收到了。

九条天:為什麼我從來沒聽說過這件事?

對面遲了大概兩分鐘才回應。

七瀨海:鷹說無論如何都不想讓你知道,怕會有生命危險

七瀨海:為什麼會有生命危險?

螢幕前的九条天冷笑,看來他很清楚自己的立場嘛。

九条天:他想太多了。

上班中的八乙女鷹突然感覺一陣寒意爬上背脊。

-

婚禮當天。

皮笑肉不笑的九条天在更衣室堵到了八乙女鷹。

「天天天天天叔!?你的表情好好好好好可怕啊!?」八乙女鷹後退了一步。

九条天往前跨了一步。

八乙女鷹又後退了一步。

九条天又往前靠近了一步。

八乙女鷹背靠到了牆壁上。

九条天的手「啪」一聲拍在他身旁的牆上。

不得不說,被人稱「現代天使」的九条天壁咚著實是一件非常令人心跳加速的事。

雖然他是感受到生命威脅才心跳加速的。

「儀式開始前,我們稍微談談吧?」九条天笑得親切。

-

他牽著七瀨海的手,朝著紅毯另一端緩緩前進。在那裡,忐忑不安的八乙女鷹抓緊了自己西裝褲的褲腿。

他想起剛收養七瀨海時的事。四歲的七瀨海初到陌生的環境,小小的身子全縮在七瀨陸背後,只露出一雙盈滿不安的赤色大眼。他們花了一整年的時間才讓海適應了新的環境,以及自己有兩個「爸爸」的事。一開始周遭所有人幾乎都反對他們收養孩子的決定,結果最後一個比一個積極想幫忙帶小孩。

七歲的七瀨海明明已經上小學,卻彷彿這時候才學會撒嬌似的,開始長期霸佔原本屬於她爸的床位。九条天不否認他其實有點嫉妒——嫉妒哪邊就不說了;十五歲的七瀨海明明成績單上的評語總是「品學兼優」,在學校和同學相處沒有問題,在其他大人面前也乖巧懂事,獨獨在他面前就是個叛逆期的小鬼。他絕不承認自己是被八乙女樂提醒之後才找到問題所在。

然後今天,二十五歲的七瀨海,要嫁給另一個男人了。

他參與了她的前半生。如今,他要親手將她的後半生託付給另一個人。

九条天輕輕將握在手心裡的溫度交給今天的新郎。他難得的什麼都沒說,只是拍拍女兒的頭,給了她一個擁抱。

然後毫不猶豫地轉身,走向屬於他的地方——七瀨陸等待的地方。

[idolish7]如果天不曾暗(七瀨天中心)

根本跟標題沒有關係。
只是一個某天突然冒出來的腦洞,壓力太大的報社產物(?)

看起來像角色死亡其實沒有。
↓↓↓
七瀨天死了。
死在一個風雨交加的夜晚,在七瀨家的大門前。
被名為九条天的存在殺死了。
至少他是這麼以為的。
-
他聽見不遠處傳來的歌聲。
彼時他正坐在車頂上,夜風從他耳邊呼嘯而過,風聲夾雜著細微的歌聲傳進他耳裡。
他記得那個歌聲。細雨中的傘下、夕陽灑落的小巷中、夜幕低垂的病房裡……曾經平凡無奇的日常裡,那樣的歌聲一直在他身邊。輕柔的、小心翼翼的,像是怕驚動了什麼似的。
對。直到不久前,那還是他十分熟悉的歌聲,只是這歌聲現在變得比以往更加堅定、有力。
他站起身,注視著歌聲傳來的方向,七道不同顏色的光束在夜空中閃耀著。
七瀨天就那樣看著,直到視線範圍中再也看不見那炫目的光芒。
-
他以為自己的生命就在那個風雨交加的夜晚結束了。
然而,他卻又再次睜開了雙眼。
他看見白色的天花板,清晨的陽光照在他臉上。他眨了眨眼,抬起手,看見陽光穿過了自己的手。
所以,我果然是死了嗎?
身旁有人動了動。他轉頭,正好和旁邊的少年對上視線。
啊。是九条天。
他以為他們對上視線了,對方卻只是沉默地掀開被子,離開了床。看來九条天看不見他。
七瀨天看向床頭的時鐘。這是他「死去」之後的第四年。
他不知道自己這算是什麼狀態。他並沒有真正「死去」,所以他大概不是幽靈,應該也不是什麼妖怪。
可能只是「七瀨天」對這個世界剩餘的、一點點執著。
-
那天他跟著九条天出了門,然後看著TRIGGER出道。
-
他以為自己不會再見到那孩子了。
畢竟五年前,是他自己決定離開、決定讓九条天殺死他的。
七瀨天是「自殺」的。
所以當演唱會結束,他從窗戶看到熟悉的紅色時,他幾乎是下意識地衝出休息室,不顧倒下的九条天和休息室裡的混亂,穿過人海來到那名少年面前。
他記憶中那個總是跟在他身後的孩子,似乎已經不再需要他的保護。在他離開之後,他有了自己的人生,甚至過得比他在的時候更好。
九条天和七瀨陸都已經向前走了,只有七瀨天仍停在原地。
只有七瀨天,被留在了過去。
-
他想,不管怎樣,他都還是七瀨天,是七瀨陸的哥哥。
所以在看見那則關於暴風雨中的演唱會的新聞時、在看見就算全身濕透也依然笑著,硬撐著唱完了最後一首歌的七瀨陸時,他差點不管不顧地想去報導中說的車站、想抓住他弟弟,告訴他不可以這麼亂來。他甚至已經到了門口,聽見身後九条天和八乙女樂爭執的聲音。
然後才想起,七瀨陸看不見他,他根本什麼都做不了。
七瀨天已經不存在於這世界上了。

[idolish7] Up to the nines(2018天生日快樂!)

天生日快樂!抱歉你生賀真的有夠短又有夠奇怪因為我不會寫而且TRIGGER不過強化月我只好造謠

試圖把長度拉長結果失敗。

真·極限大挑戰

我明年會不會被九条天報復?

↓↓↓

八乙女樂最近非常、非常、奇怪。

九条天如此想著。

以往一定會用力反駁、到最後就會開始吵架的話題,八乙女樂居然在中途就突然噤聲。

這實在是太奇怪了。

某次節目休息時,他趁樂去廁所的時候旁敲側擊地問了十龍之介。

「因為現在是七月啊。聽說IDOLiSH7有『強化月』,所以我們也想試試!」

強化月……?

-

「我過得很好、我不寂寞。」

-

「天有什麼事情是想要我們做的嗎?」十龍之介看著手機如此問道。

「是呢。」他想了想,「龍你就,對自己再任性一點吧?」

「任、任性嗎?」龍看起來十分驚訝。

「那我呢?」不知道為什麼,樂看起來有點興奮。

「樂就算了吧。被你詭異的溫柔對待,我也會渾身不對勁。」他哼了一聲。

「蛤!?你什麼意思!」

-

「謝謝你們,我愛你們。」

-

他看著紅色的布幕落下。出現在另一端的是他的雙胞胎弟弟。對方臉上是十成十的驚訝,而他相信自己的表情大概也相差不遠。

經紀人從旁邊把包裝好的禮物塞進他手裡,禮炮被拉開,各色彩帶在整個空間裡飛舞。他透過這片帷幕,看見他心心念念的弟弟笑了。

一如多年前的模樣。

彷彿他們之間不存在那五年的空白。

於是他也跟著笑了。

「生日快樂,天にぃ。」

[idolish7] SEPTET for…(2018陸生日快樂!)

陸生日快樂!感謝你今年終於願意來我家,我永遠喜歡七瀨陸.jpg

這次也依舊是極限大挑戰呢

↓↓↓

「七瀨さん,我應該早就說過……」說教說到一半的和泉一織忽地停下,「不,算了,沒什麼。」

七瀨陸疑惑地眨眨眼,忽然想起現在是七月。

於是他燦爛地笑了,整個人往一織身上倒,把全身重量壓在他身上:「一織,太溫柔了感覺好奇怪!」

一織漲紅臉:「什、什麼意思啊!你有什麼不滿嗎!?」

-

「我也曾經覺得很痛苦,也曾經覺得自己已經無法繼續努力。」

-

「嘿咻!」

二階堂大和扛著武藏(掃地機器人),咚一聲在門口放下。

「大和さん?」從大和的房間一路跟到自己房間並目睹一切過程的陸疑惑地看著他。

大和關上門,接上電源,拍拍武藏對他說:「武藏今天就交給你啦。」

-

「我不想讓自己成為大家的負擔。」

-

「好熱……」

他癱在沙發上,整個人熱得快要融化。

「我回來了——嗚哇、陸你沒事吧!」和泉三月一進門就看見他癱在沙發上,嚇得把東西隨手一放就往沙發衝。

「三月さん,歡迎回來……我沒事,只是太熱了而已……」他有氣無力地抬起手打招呼。

「最近確實很熱……對了!」三月從剛剛拿回來的袋子裡翻出一個風鈴,掛在窗戶旁。

「不是精神左右疾病,而是精神左右暑熱!」三月如是說道。

-

「這是我第一次,受到這麼大的期待。」

-

「りっくん——來打遊戲吧!」

四葉環打開他房間的門,手裡還拿著遊戲手把。

「喔、你們要打遊戲嗎?那也讓哥哥加入吧。」路過的大和停下腳步,跟著加入。

-

「雖然我還不知道自己能做什麼,不過我會拼命努力去做我能做的事!」

-

「陸くん,這樣可以嗎?會不會太冷?」

逢坂壯五放下手中的冷氣遙控器,擔憂地看向旁邊的他。

躺在床上並被蓋得嚴嚴實實的他苦笑:「可以,壯五さん謝謝……」

不如說太溫暖了呢。

-

「雖然以前也曾經受過很多傷,不過現在回頭看,我認為那些都是我為了走到今天的必經之路。」

-

「天氣炎熱的時候就要吃這個!」

六彌ナギ放下便利商店的塑膠袋,幾根冰棒從袋子掉出來,包裝袋上粉色雙馬尾的女孩笑得燦爛。

「ナーギー!!就算是跟Kokona合作,你也買太多了吧!還有陸,冰棒吃多了對身體不好,一天只能吃一根喔!」拿著鍋鏟的三月用手柄敲了ナギ的頭。

-

紅布被拉下,他的雙胞胎哥哥坐在椅子上,滿臉錯愕。他想,他的表情大概也是一樣的吧。

兩旁傳來禮炮的響聲,五顏六色的彩帶從空中飄落。

而他透過那層七彩的帷幕,看見他的哥哥眼裡浮現出熟悉的笑意。

「生日快樂,陸。」

[idolish7] June is Natural(2018ナギ生日快樂!)

ナギ生日快樂!比誰都深愛著IDOLiSH7的你,一直一直都是大家最可靠的支柱。

就算看第二次生日卡還是哭了呢……

雖然我差點忘記你生日XDD


↓↓↓

「イオリ!」六彌ナギ張開雙手,給了剛進門的和泉一織一個超大的擁抱。

還順手捏了人家的屁股。

出乎意料的,一織沒有像平常一樣立刻炸毛,只是整個人似乎都在微微顫抖。

「嗯?What’s wrong,イオリ?」

「……請別介意,我在克制自己不出手揍你。」

-

「生命就像花朵一樣無常,就算綻放短暫的光輝,也會立刻凋零,存在本身也終將被遺忘。」

「就像櫻花一樣。」

-

「那,ヤマト。請你扮演做體操的大哥哥。」

他看著螢幕另一端的團員們,提出了這樣的要求。

「哈?」二階堂大和露出了不可思議的表情,「不不不,哥哥我不行的啦。」

「Oh...不行嗎?」「……我做。」

-

「這是我第一次知道,什麼叫愛一群人愛到令人淚流不止。」

「對我而言,小鳥遊事務所就是這樣的地方,就是我的奇蹟。」

-

「ミツキ,非常可愛!不過Kokona的髮型應該是雙馬尾……」

他對穿著魔法少女☆可可娜衣服的和泉三月比了個讚。

三月拼命把裙襬向下拉,紅著臉大喊:「吵死了!還不是你一臉快哭出來的樣子我才做的!要求太多了!」

一織悄悄收起了拍照的手機。

-

「我曾經,在這個日子經歷了劇烈的痛苦與悲傷。我親身體會到與心愛的人們分開是種多大的折磨。」

-

「今天是——俄式烤麵包派對!」

連續開派對的第……不曉得第幾天。

「タマキ,請開始你的表演,please。」他做了個「請」的手勢。

「喔——」四葉環應了一聲,跳起了他練了好幾天的踢腿舞。

-

「當我說『我回來了』,你們就會對我說『歡迎回來』,我就能發自內心露出笑容。」

-

「……從此他們過上了幸福快樂的日子。」

逢坂壯五放下手繪的國王布丁紙娃娃,結束了今天的「國王布丁小劇場」。

「Oh...This is hell...」他隔著螢幕,看著那個壯五親手繪製的國王布丁。

-

「與我墜入永恆的愛河,訴說你對我的愛吧,我絕對會回應你的心意的。」

-

「接下來是リク。Umm…請你模仿九条。」

「欸?」七瀨陸瞪大雙眼,抱著頭蹲下,似乎在認真思考。數秒之後,他蹭地站了起來。

「那……『行こう Wakeme up 醒めない夢を一緒に♪』」

「好的,一點都不像。」「明明我們是雙胞胎耶!?」

-

「我的心永遠在你左右。」

[idolish7]七瀨海我警告妳放開妳爸!(97)

[idolish7]九条天你怎麼教女兒的!

[idolish7]七瀨陸你怕是要把女兒寵上天喔

彷彿今天才想起來要更文(其實是真的今天才想起來)

有一點點樂紡。結尾轉得非常硬注意。

↓↓↓

當九条天走出浴室,看見自家女兒躺在主臥床上時,他的內心是崩潰的。

「回妳房間去。」

「欸——可是我想跟陸爸睡!天爸你去睡我房間啦。」正值叛逆期的七瀨海(15)在床上滾了兩圈,拒絕從柔軟的床鋪上起身。

「不准。不要以為我不知道妳昨天早上偷溜到陸工作的地方還引起騷動。」冷酷無情的九条天今天也依然冷酷無情。

海鼓起臉頰:「你這個弟控!」

喊完之後還知道要逃回自己的房間。

留下九条天在原地咬牙切齒:很好,妳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

-

關於七瀨海是怎麼從小天使長成現在的樣子的,九条天表示不知道,並認為絕對不是他的教育出了問題。

「不就是你以前太寵她了嗎。」帶著老婆來作客的八乙女樂喝了口茶如此說道。

捧著茶杯的小鳥遊紡笑得有點尷尬。真正把海ちゃん寵壞的,不管怎麼想都是陸さん吧……雖然似乎也跟九条さん的低抗性有關。

天不爽地哼了一聲,在坐下之前踩了樂的腳一下。

非常用力的一下,用力到被踩的人都覺得腳斷了的程度。

正當樂痛得生不如死時,門被打開了,七瀨陸出現在門口:「啊、八乙女さん、經紀人!好久不見!」

七瀨海從他背後探出頭來,手還緊緊抱著他的腰:「樂叔叔、紡姊姊好。」

被叫了十年叔叔的八乙女樂:「……」

算了,他早就習慣了。

「七瀨海,放開妳陸爸。」九条天冷漠,「不要以為躲在他後面我就不會問妳前幾天的事。」

被發現真實意圖的海吐吐舌,重新躲回陸背後,擺明了就是知道她陸爸會護著她。

果然陸搔了搔頭:「欸?是說前幾天海ちゃん來探班的事嗎?我不覺得困擾啊,海ちゃん能來我很開心!」

天看向後面的海,瞇起眼用眼神問:七瀨海,妳是不是沒告訴他妳是請假去的?

海對著沙發上的天扮了個鬼臉。

……很好,膽子越來越大了嘛。

-

「說真的,」八乙女樂看看坐在自己旁邊的七瀨海,再看看和七瀨陸一起在廚房裡忙碌的九条天:「妳到底為什麼總是要跟那小子唱反調?」

七瀨海看了廚房一眼,有些彆扭地撇開了頭:

「……因為,天爸平常都對我很冷淡嘛。」

所以,就算是刻意搗蛋也好,多看看我吧。

[idolish7]Maybe(2018壯五生日快樂!)

壯五生日快樂!只有極端值的男子簡直不要更可愛XDD

雖然你讓我在日本趕你生賀

中間環的部分是兔耳卡rc的梗,沒看過的大概不知道我在寫什麼(

順便幫朋友祈福,祝她早日抽到壯五的生日卡(。

↓↓↓

逢坂壯五走進客廳,看見和泉一織舉著枝雞毛撢子,正把櫃子上的灰塵撢掉。

「一織くん?在打掃嗎?我也來幫……」他剛捲翹袖子準備幫忙,就被一織壓住手:「不用了,逢坂さん你坐著就好。」

「咦?可是……」「不用了。請你坐著就好。」

-

「我原先身處的環境,是一個人人只依靠利益說話的世界。」

-

「啊、蛋沒了。」和泉三月看著空蕩蕩的冰箱,發出一聲驚呼。

「我去買吧?」他起身,就見旁邊的二階堂大和突然也站了起來:「我去吧。」

「那我也……」「ソウ你去幫ミツ吧。我走啦!」

大和說著,揚起手裡的車鑰匙離開了宿舍。

「啊……那、三月さん」「不用!」

舉著鍋鏟的三月嚴肅地阻止了他:「壯五你出去!這個月你禁止踏入廚房!」

-

「我被教導過『要佔用別人的時間,就要讓自己處在同等的位置,或者是用等價的東西交換。」

-

「環くん?你在做什麼?」

他打開休息室的門,正好看見四葉環關上rabbit chat的介面,一閃即逝的畫面上似乎是與某位前輩的聊天紀錄。

「你在跟十さん聊天嗎?」

環迅速藏起手機:「沒有!そーちゃん你看錯了!」

-

「我也有情緒,我認為我有時也會表露出來。但我總是會太過客觀。」

「我覺得很懊惱,卻又會忍不住壓抑自己。」

-

「No! ソウゴ你出去!」

六彌ナギ推著他的背,「ミツキ下令你不能進廚房!」

「咦?可是我……」他被推著出了廚房,甚至來不及解釋自己只是想要做宵夜就被打斷。

「No!不管你需要什麼,都交給我!」ナギ插著腰,一臉自信。

-

「我覺得能遇到大家太好了,能活到現在太好了。」

-

「壯五さん!一起去看TRIGGER的演唱會吧!」

七瀨陸站在他房門前,手裡拿著兩張票,眼神閃閃發光。

於是某個假日,兩個現役偶像戴上了帽子和口罩,悄悄潛入某個演唱會現場。

-

「有人如此關心我,我覺得好幸福。就算明天地球毀滅,我也死而無憾。」

[idolish7] In the deep darkness(五)

這篇沒坑......我只是去了日本就忘了更新雖然我很想讓它坑

(零)(一)(二)(三)(四)

五、紅色

「那傢伙,好像又開始了。」八乙女樂趴在吧檯邊,灌了口啤酒。

「是啊……最近村莊裡人心惶惶,都沒辦法好好過日子了……」十龍之介憂心地看了一眼窗外。

創世女神衰弱之後,塔卡那希大陸的三位神明漸漸分裂成了現在的三主神:溫柔寬厚,認為眾生平等的善神十龍之介;絕對中立,幾乎不曾在一般居民面前現身的中立神八乙女樂;混亂邪惡,視人類為螻蟻的邪神普林。其中,邪神積極擴張勢力,多次侵犯邊界。善神試圖與他談和,卻被拒絕年會以外的所有會面,年會時也只是顧左右而言他;中立神原本抱持著「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想法,卻數度被邪神惡作劇,還都是特別幼稚的那種——說真的,在邊界挖陷阱?幾歲啊?

於是就有了現在的局面。善神和中立神一起喝酒什麼的,傳出去大概要被懷疑那個「中立」的可信度了吧。

「說起來,今年的年會……」

敲門聲打斷了龍之介未完的話。門外的人似乎只是禮節性敲門,沒等他們做出反應就逕自推門走了進來。

「還是那麼沒禮貌啊,眼鏡精。」樂舉起右手算是打招呼。

來人正是中立神的使者二階堂大和。大和快步走到吧檯邊,面色不善地把一疊文件摔在桌上,難得沒有接他的無聊玩笑。樂看著他不似作假的嚴肅表情,跟著收斂了表情,翻起那大約五張、密密麻麻全是字的文件。

在他翻看文件的期間,大和開口解釋:「邊境的妖狐村落來信求援,邪神的軍隊燒了作為邊界的森林,進犯我們的領地。」他頓了頓,面色又陰沉了幾分,「村落全毀,他們犧牲了將近一半的人才重創敵方帶隊的人,迫使他們撤兵。」

那是他的故鄉,是他從小長大的地方。而現在,就這樣……

毀於一旦。

樂放下手中的紙,皺起眉:「對方帶隊的是誰?」

「紅色的惡魔——他們這麼稱呼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