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然柚子茶__西米安家小夥伴

灣家人。
雜食黨,主頁cp混亂慎點。
緩慢月更中。
2018目標:幫12個愛豆寫生賀
(如果我有時間的話)

[idolish7] SEPTET for…(2018陸生日快樂!)

陸生日快樂!感謝你今年終於願意來我家,我永遠喜歡七瀨陸.jpg

這次也依舊是極限大挑戰呢

↓↓↓

「七瀨さん,我應該早就說過……」說教說到一半的和泉一織忽地停下,「不,算了,沒什麼。」

七瀨陸疑惑地眨眨眼,忽然想起現在是七月。

於是他燦爛地笑了,整個人往一織身上倒,把全身重量壓在他身上:「一織,太溫柔了感覺好奇怪!」

一織漲紅臉:「什、什麼意思啊!你有什麼不滿嗎!?」

-

「我也曾經覺得很痛苦,也曾經覺得自己已經無法繼續努力。」

-

「嘿咻!」

二階堂大和扛著武藏(掃地機器人),咚一聲在門口放下。

「大和さん?」從大和的房間一路跟到自己房間並目睹一切過程的陸疑惑地看著他。

大和關上門,接上電源,拍拍武藏對他說:「武藏今天就交給你啦。」

-

「我不想讓自己成為大家的負擔。」

-

「好熱……」

他癱在沙發上,整個人熱得快要融化。

「我回來了——嗚哇、陸你沒事吧!」和泉三月一進門就看見他癱在沙發上,嚇得把東西隨手一放就往沙發衝。

「三月さん,歡迎回來……我沒事,只是太熱了而已……」他有氣無力地抬起手打招呼。

「最近確實很熱……對了!」三月從剛剛拿回來的袋子裡翻出一個風鈴,掛在窗戶旁。

「不是精神左右疾病,而是精神左右暑熱!」三月如是說道。

-

「這是我第一次,受到這麼大的期待。」

-

「りっくん——來打遊戲吧!」

四葉環打開他房間的門,手裡還拿著遊戲手把。

「喔、你們要打遊戲嗎?那也讓哥哥加入吧。」路過的大和停下腳步,跟著加入。

-

「雖然我還不知道自己能做什麼,不過我會拼命努力去做我能做的事!」

-

「陸くん,這樣可以嗎?會不會太冷?」

逢坂壯五放下手中的冷氣遙控器,擔憂地看向旁邊的他。

躺在床上並被蓋得嚴嚴實實的他苦笑:「可以,壯五さん謝謝……」

不如說太溫暖了呢。

-

「雖然以前也曾經受過很多傷,不過現在回頭看,我認為那些都是我為了走到今天的必經之路。」

-

「天氣炎熱的時候就要吃這個!」

六彌ナギ放下便利商店的塑膠袋,幾根冰棒從袋子掉出來,包裝袋上粉色雙馬尾的女孩笑得燦爛。

「ナーギー!!就算是跟Kokona合作,你也買太多了吧!還有陸,冰棒吃多了對身體不好,一天只能吃一根喔!」拿著鍋鏟的三月用手柄敲了ナギ的頭。

-

紅布被拉下,他的雙胞胎哥哥坐在椅子上,滿臉錯愕。他想,他的表情大概也是一樣的吧。

兩旁傳來禮炮的響聲,五顏六色的彩帶從空中飄落。

而他透過那層七彩的帷幕,看見他的哥哥眼裡浮現出熟悉的笑意。

「生日快樂,陸。」

[idolish7]一隻樹懶失去了他的夢想

寫段考作文寫到失心瘋的有病腦洞,注意避雷。
為什麼作文要用樹懶出題……?
↓↓↓
七瀨陸是一隻樹懶。
一隻滿腔熱血、渴望追夢、想成為偶像的樹懶。
就算他時速只有一百六十公尺也一樣。
他有一群樹懶朋友,和他一樣充滿夢想——就算他們時速都只有一百六十公尺也無法阻止他們追夢的決心。
既然要成為偶像,那必須要會唱,還要會跳才行,所以首先——就從舞蹈練習開始吧。
結果不管怎樣,他們永遠都會比音樂慢,就算把音樂調成0.25也沒用。
誰叫他們是樹懶呢。
很虐了。
只好放棄跳舞了,舞不行那唱歌一定要練好!
結果唱歌也是一樣的,樹懶連講話速度都很慢嘛。
唱歌跳舞都不行,還當什麼偶像?
七瀨陸失去了他的夢想。

[idolish7]花開花謝(陸中心)

*推薦bgm:Sakura Message(←其實只是我邊打字邊聽這首)
*當了一陣子表情包手之後的復健作。意味不明內容注意。

*悄悄問個……我打日文會影響閱讀嗎……
-
他還記得,那是他十一歲時的事。
春天的時候,難得他身體狀況不錯,哥哥便帶他到醫院的中庭賞花。
中庭有一株高大的櫻樹,那時正是櫻花全開的時候,風一吹便落下一場櫻花雨。
「你們來得正好,還有幾天花就要開始凋謝了。」護士姊姊告訴他們。
他拉著哥哥的手,興奮地在櫻花雨中穿梭。他記得自己笑得很開心,指著那棵櫻樹對始終跟在他身後的哥哥說:
「天にぃ!下次再一起去賞花吧!」
之後,他再也沒有機會和哥哥一起賞花。
-
「陸さん!這邊!」
小鳥遊紡在樹下對他招手。
今天的小鳥遊事務所組織了一場春遊——藉著難得的櫻花期到附近的景點賞櫻。原本是打算十個人一起去的,卻因為他還有另外的訪談節目錄製而改為由另外九人先行前往。
「喔、陸你來啦!」
原本在和大和喝酒的三月看見姍姍來遲的他,舉起手中的啤酒笑得燦爛。
而他站在稍遠的地方看著。
——他曾無數次夢見這樣的場景,只是夢中的人物不同罷了。
「七瀨さん,你站在這裡做什麼?」
他回頭,看見一織提著一袋飲料站在他身後。
「……沒什麼!我們走吧!」
-
「您想成為怎樣的花呢?」
「嗯……到死為止都用盡全力開出最漂亮的花!這樣的吧。」
影像裡,少年的笑容,不知為何地有點寂寞。

[idolish7]又是突發小短打(27)

*是27、嗯
*原梗來自我爸媽……感覺很容易撞梗,如有雷同純屬我們太有默契(幹嘛
以下↓↓↓

「大和さん!我贏了喔!」
七瀨陸放下手中的搖桿,眼神閃亮地看向身旁的二階堂大和。
其實剛剛根本心不在焉的大和原本想為自己辯解,卻在看見陸閃亮的眼神之後又把到了嘴邊的話吞了下去。
「……好好好,就讓你贏我吧。」
眼神中滿是寵溺。

[idolish7]夢(全員向?)

*死亡梗、轉生梗等等等反正一堆梗混在一起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寫什麼

*幾乎就是沒劇情(。

*原本是三篇但因為長度太短有偷懶嫌疑所以合併變成一篇,有點重複的內容#雖然是全員但我要私心標陸陸單人tag(喂

〈夢的終結〉

她始終看著他們。

從一開始陌生的七人,到一起實現夢想的夥伴。她始終微笑看著。

直至夢的終結。

#

IDOLISH7漸漸有了名氣之後,工作量也隨之增加。顧慮到七瀨陸的身體狀況,身為經紀人的小鳥遊紡一直都有注意工作安排,減輕陸身體的負擔。然而,在IDOLISH7出道五年後,陸的病情突然惡化,最終還是沒能挺過這一關。

那之後,有些人選擇留在螢光幕前,其他人則離開了舞台,回歸平凡的生活。

延續他們曾一同做過的夢——道別的那天,六人是這麼說的。

但是她明白,流星墜落的那個時刻,夢就迎來了終結。

〈夢的延續〉

IDOLISH7帶著暴風雨般的氣勢席捲了演藝圈,接著暴風雨驟停,他們又漸漸消失在眾人眼前。

沒有人知道他們突然消失的原因,知曉背後秘密的,只有十四人。

#

如同流星一般,將自身燃燒殆盡,誕生出絢麗的光芒。七瀨陸在舞台上將自己燃燒殆盡,然後,迎來了無可避免的墜落。

心電圖漸趨平緩的時刻、不再是少年的他經過多年卻從未改變的笑容、儀器發出刺耳的聲音——

和泉一織想,他可能永遠不會忘記這個場景。

#

那之後,小鳥遊事務所名氣漸大,也陸續帶出許多知名藝人;而IDOLISH7解散之後,和泉一織和四葉環回歸了平凡的校園生活,畢業後過著和普通人無異的生活;二階堂大和成為專職演員,出演了各種電影、電視劇;和泉三月依舊作為MC在綜藝節目上活躍著,偶爾回老家幫忙;逢坂壯五最後還是回到了逢坂家,成為六人中最為忙碌的一個;六彌ナギ離開了日本,在世界各地旅行,繼續尋找櫻春樹,能見面的時間少之又少。名為IDOLISH7的這場暴風雨,似乎也漸漸被世人遺忘。

然而一年中總有那麼一天,六人會不約而同出現在同個地點——出現在,他們曾經的center面前。

彷彿還能看見,赤髮少年如陽光般燦爛的笑容。

#

很久很久以後,曾經在身邊的人們一個接一個離開了,而他知曉自己大約也時日無多了。

儀器刺耳的聲音和多年前的場景重合,他閉上眼,感覺意識逐漸遠去——

點點白光。

白光漸漸擴散,直至眼前終於完全明亮了起來。他看見逆著光的六個人影。

中央的少年輕哼著再熟悉不過的旋律,如同多年以前,七人在經歷無數風雨之後,放晴的那個夜晚、那個閃亮的舞台。

『キミと笑いあえたなら

どんな今日も変えられるさ

また新しい夢を見ようよ

Step on dream……

一緒に!』

那是,他們曾一同做過的夢的延續。

〈再一次……〉

逆著光的六個背影、莫名熟悉的歌曲。中央的兩個人微微轉身,向他伸出手,強光模糊了側臉。

接著,他從夢中醒來,發現自己趴在教室的桌子上睡著了。

時間已是黃昏,餘暉透過窗戶在桌上投下點點光斑。

「……さん,您在發什麼呆?其他人都到了。」黑髮少年從後門走進,在他身邊站定後開口。

少年的臉在夕陽的照射下變得有些模糊,和夢中的身影疊合。又眨了幾次眼消除幻覺,他笑著回答:「不小心睡著了。讓大家等太久就不好了,我們走吧!」

兩名少年一路拌著嘴到了社團教室。門後是一如既往的吵雜聲,以及玩鬧著的五人。

小小的社團教室裡,七人份的夢想在夕陽下不斷膨脹,膨脹到一間教室裝不下的程度。

而他們的夢,現在才要開始。

[idolish7]超級突發小短打(72)

*札幌篇劇情72糖來得猝不及防

*雖然寫了72但沒什麼72的感覺

*我簡直只是把劇情重寫一次啊

「我是不管怎樣的大和さん都可以接受的喔!」

二階堂大和看著七瀨陸發光的眼神。

啊啊、露出這樣的眼神,誰拒絕的了啊……

在成員們的起鬨下,大和最終仍是無奈地妥協:「知道了,你們通通去那邊站一排。」

「なまら好きさ。」「哦哦——」

大和嘆了口氣:「簡直公開處刑啊……」

聽見了嗎?我喜歡你喔。

[idolish7]玻璃兔子(97親情向)

*文筆已死

11歲的生日,七瀨天和七瀨陸從父母那裡得到了一對玻璃製的兔子作為生日禮物。

「要小心喔,如果摔到地上就會碎掉了。」父母這麼告訴他們。

躺在病床上的陸捧著透明的兔子笑了,說這樣的話,他看著這隻兔子就會想起天にぃ,就算自己住在醫院也不會寂寞了。

而天看著他的笑容。夕陽照射下,背光微笑著的男孩虛幻的彷彿就要消失。

就像玻璃兔子一樣,可愛的、必須小心呵護的、一不小心就會碎掉的,他的弟弟。

#

13歲那年的生日前,七瀨陸在一次嚴重的發作中昏迷。醒來的時候,七瀨天已經變成了九條天,原本放在窗台上的兩隻兔子也只剩下一隻。

被留下的那隻,被收在倉庫裡,再也沒有拿出來過。

那是七瀨陸第一個,沒有哥哥一起的生日。

#

「哇……!」

伴隨著十龍之介的驚呼,玻璃破碎的聲響在休息室裡迴盪。

「喂、你在幹嘛啊!」

八乙女樂放下手中的劇本湊上前:「嗯?這不是天放在休息室的擺飾嗎?看他一副很寶貴的樣子……」

正說著,休息室的門被打開,九條天走進房間,看到地板上的碎片時微微一愣:「這是……?」

龍之介急忙道歉:「我剛剛不小心撞掉了!這是天很寶貝的東西吧,抱歉,我會負起責任把它修好……」

天移開視線:「不用了。本來就不是什麼重要的東西。」

「咦?但是你……」「我說不用了,把碎片處理掉就好。」他拿起包包,丟下一句「我還有事先走了」就頭也不回地離開了休息室。

反正有些東西……早就該放下了。

那時,TRIGGER剛拿下JIMA的新人獎,而IDOLISH7尚未誕生。

[idolish7]故事開始之前(727)

*私設有

*我覺得ooc了(

*感謝 @新型高溫高壓鍋爐 提供的腦洞......以及人生第一篇同人獻給idolish7了!(所以那個文筆就((

#

17歲的二階堂大和被送進了醫院。

他摸著自己腕上的白色布條,底下的幾條傷口不久前還潺潺流出鮮紅色的血液;點滴袋裡的葡萄糖液透過輸液管和針頭緩緩注入血管,維持他的苟延殘喘。

他打量著病房:不算大的空間裡放了兩張病床,對面床上的紅髮少年正沉浸在書籍的世界中,沉靜的空氣充滿整個空間。

接著病房的門被打開,護士推著推車從門外走進,在兩張病床中間停下。

「陸くん,今天感覺怎麼樣?」她向紅髮少年問道。

被稱作「陸くん」的少年合上手中的書,微笑著回答:「今天狀況絕佳!天にぃ也說了今天會來看我!」

護士收起手中的聽診器:「這樣呀。最近天氣變化很大,陸くん要多注意保暖喔。」她說著,轉向大和:「二階堂さん呢?感覺怎麼樣?」

他掛起無所謂的笑容:「本來就沒什麼事啦。」

護士皺眉,不知怎的突然開始說教:「你才17歲,要好好珍惜自己的生命、好好活著……」

後面的話,他一句也沒聽進去。

他只注意到,紅髮少年突然失焦的眼神。

#

護士巡房完畢,走出病房時,另一人正進房。大和聽見護士喊了一聲「天くん」,來人禮貌地朝她點點頭,側身進入房間,筆直地往少年的病床走。

「天にぃ!」少年興奮的聲音,大和覺得自己似乎能看見他身旁開滿了小花。

名字大概是「天」的少年摸摸他的頭,溫柔的嗓音中帶著明顯的寵溺:「陸,還好嗎?」

「狀況絕佳喔!我想跟天にぃ一起唱歌!」

大和覺得對面散發出來的光芒讓他有點睜不開眼。

天無奈地笑笑:「你知道你不能唱歌的。」

陸失望地垂下頭,不久又重新抬起頭,眼神異常堅定:「那天にぃ唱給我聽!」

天有些為難地看向這邊:「……會打擾到別人的。」

感受到對面越來越明顯的低落氛圍,大和連忙擺擺手表示自己不介意:「啊啊,我沒關係。」

於是陸的眼神又再次閃亮了起來,看得天也只好妥協,向著這邊給了個抱歉的眼神,而後開了口,清亮好聽的歌聲在病房中流轉,聽得大和都有些失神。

一曲終了,熱烈的掌聲拉回他的意識。陸拍著手,笑容耀眼奪目。

啊啊,感情真好啊。

17歲的二階堂大和第一次覺得,有個兄弟似乎還挺不錯的。

#

後來,少年帶著燦爛的笑容告訴大和,他的名字是「七瀨陸」,唱歌的那個是他的雙胞胎哥哥「七瀨天」,七瀨家經營一家小舞廳,兩兄弟或多或少都上台進行過表演;陸從小就患有氣喘,因此長期住院,天只要有空就會到醫院來看他。

「我和天にぃ說好了,等我好起來之後要一起在舞台上唱歌!」

看著陸的笑容,大和完全無法相信他其實和死亡有多靠近。

#

秋冬交接之際,天氣的變化讓陸得了感冒,加上寒冷乾燥的空氣,導致了嚴重的發作。大和看著不斷咳嗽著的陸被推出病房,第一次確實體會到了生命的脆弱。

陸會就這樣死掉嗎?

那個樂觀的相信自己會好起來、相信自己總有一天能和哥哥一起唱歌的陸?

……如果可以把自己的生命分給他就好了。

#

七瀨陸從昏迷中醒來時,身旁是哭泣著的父母。沒有七瀨天。應該說,「七瀨天」已經不在了,取而代之的是「九條天」。

他愣愣地抬頭,希望有人能告訴他這是個玩笑——卻對上了二階堂大和複雜的眼神。

天にぃ……拋棄了自己嗎?

於是他哭了起來,哭得喘不過氣而連連咳嗽著、哭到意識和視線一起模糊了起來。

如果這是夢,該有多好。醒來之後,天にぃ會坐在床邊溫柔地告訴自己他不會離開,大和さん會一如既往地笑著調侃他是個長不大的小孩。

如果一切都和以前一樣、就好了。

#

那是二階堂大和最後一次見到七瀨陸。後來的他出院了,不知怎的有了想好好活著的念頭,偶爾還會想起七瀨陸的笑容,和最後的眼淚。

希望那孩子能好好的活著。

他如此想著,打開了小鳥遊事務所的門。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