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然柚子茶__西米安家小夥伴

灣家人。
雜食黨,主頁cp混亂慎點。
緩慢月更中。
2018目標:幫12個愛豆寫生賀
(如果我有時間的話)

[idolish7]八乙女樂,麻煩管好你兒子(97)

[idolish7]九条天你怎麼教女兒的!

[idolish7]七瀨陸你怕是要把女兒寵上天喔

[idolish7]七瀨海我警告妳放開妳爸!

這個系列(?)的最後一篇!

不要臉的打滾撒潑求評論,跟我說說話嘛我好寂寞(住手

↓↓↓

「我說,」九条天看著自家女兒發來的訊息,表情陰沉地像打算把手機整個吃下肚:「他們什麼時候勾搭上的?」

七瀨陸滿臉疑惑:「嗯?他們在一起很久了啊,天にぃ不知道嗎?」

不知道啊!九条天咬牙切齒地想。他怎麼不知道自家白菜什麼時候被八乙女家的豬拱了?

這話要是被八乙女樂聽見,怕是要掀起一場腥風血雨。

-

七瀨海在經歷15歲的叛逆期之後,又變回了以前乖巧的樣子。

彷彿她的人生只是經過了一個無比巨大的髮夾彎。

然後現年25歲的七瀨海,要結婚了。

對象是八乙女樂的兒子八乙女鷹,從小和海一起長大的青梅竹馬。

可以說是竹馬戰天降還勝利的特例了。

收到喜帖的九条天震驚地看了看日曆,確定今天不是愚人節;又震驚地看了看手上的喜帖,確定上面那兩個金色的名字確實是自家女兒和八乙女家的小子。最後他看了看滿臉興奮地開始排開當天所有行程,似乎一點都不驚訝的七瀨陸,確定只有自己不知道這兩個人在一起的這個事實。

桌上的手機響了兩聲。天滑開螢幕,發現是他手上這張喜帖其中一位主角傳來的訊息。

七瀨海:天爸!

七瀨海:你收到喜帖了嗎?

九条天:……收到了。

九条天:為什麼我從來沒聽說過這件事?

對面遲了大概兩分鐘才回應。

七瀨海:鷹說無論如何都不想讓你知道,怕會有生命危險

七瀨海:為什麼會有生命危險?

螢幕前的九条天冷笑,看來他很清楚自己的立場嘛。

九条天:他想太多了。

上班中的八乙女鷹突然感覺一陣寒意爬上背脊。

-

婚禮當天。

皮笑肉不笑的九条天在更衣室堵到了八乙女鷹。

「天天天天天叔!?你的表情好好好好好可怕啊!?」八乙女鷹後退了一步。

九条天往前跨了一步。

八乙女鷹又後退了一步。

九条天又往前靠近了一步。

八乙女鷹背靠到了牆壁上。

九条天的手「啪」一聲拍在他身旁的牆上。

不得不說,被人稱「現代天使」的九条天壁咚著實是一件非常令人心跳加速的事。

雖然他是感受到生命威脅才心跳加速的。

「儀式開始前,我們稍微談談吧?」九条天笑得親切。

-

他牽著七瀨海的手,朝著紅毯另一端緩緩前進。在那裡,忐忑不安的八乙女鷹抓緊了自己西裝褲的褲腿。

他想起剛收養七瀨海時的事。四歲的七瀨海初到陌生的環境,小小的身子全縮在七瀨陸背後,只露出一雙盈滿不安的赤色大眼。他們花了一整年的時間才讓海適應了新的環境,以及自己有兩個「爸爸」的事。一開始周遭所有人幾乎都反對他們收養孩子的決定,結果最後一個比一個積極想幫忙帶小孩。

七歲的七瀨海明明已經上小學,卻彷彿這時候才學會撒嬌似的,開始長期霸佔原本屬於她爸的床位。九条天不否認他其實有點嫉妒——嫉妒哪邊就不說了;十五歲的七瀨海明明成績單上的評語總是「品學兼優」,在學校和同學相處沒有問題,在其他大人面前也乖巧懂事,獨獨在他面前就是個叛逆期的小鬼。他絕不承認自己是被八乙女樂提醒之後才找到問題所在。

然後今天,二十五歲的七瀨海,要嫁給另一個男人了。

他參與了她的前半生。如今,他要親手將她的後半生託付給另一個人。

九条天輕輕將握在手心裡的溫度交給今天的新郎。他難得的什麼都沒說,只是拍拍女兒的頭,給了她一個擁抱。

然後毫不猶豫地轉身,走向屬於他的地方——七瀨陸等待的地方。

[idolish7]七瀨海我警告妳放開妳爸!(97)

[idolish7]九条天你怎麼教女兒的!

[idolish7]七瀨陸你怕是要把女兒寵上天喔

彷彿今天才想起來要更文(其實是真的今天才想起來)

有一點點樂紡。結尾轉得非常硬注意。

↓↓↓

當九条天走出浴室,看見自家女兒躺在主臥床上時,他的內心是崩潰的。

「回妳房間去。」

「欸——可是我想跟陸爸睡!天爸你去睡我房間啦。」正值叛逆期的七瀨海(15)在床上滾了兩圈,拒絕從柔軟的床鋪上起身。

「不准。不要以為我不知道妳昨天早上偷溜到陸工作的地方還引起騷動。」冷酷無情的九条天今天也依然冷酷無情。

海鼓起臉頰:「你這個弟控!」

喊完之後還知道要逃回自己的房間。

留下九条天在原地咬牙切齒:很好,妳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

-

關於七瀨海是怎麼從小天使長成現在的樣子的,九条天表示不知道,並認為絕對不是他的教育出了問題。

「不就是你以前太寵她了嗎。」帶著老婆來作客的八乙女樂喝了口茶如此說道。

捧著茶杯的小鳥遊紡笑得有點尷尬。真正把海ちゃん寵壞的,不管怎麼想都是陸さん吧……雖然似乎也跟九条さん的低抗性有關。

天不爽地哼了一聲,在坐下之前踩了樂的腳一下。

非常用力的一下,用力到被踩的人都覺得腳斷了的程度。

正當樂痛得生不如死時,門被打開了,七瀨陸出現在門口:「啊、八乙女さん、經紀人!好久不見!」

七瀨海從他背後探出頭來,手還緊緊抱著他的腰:「樂叔叔、紡姊姊好。」

被叫了十年叔叔的八乙女樂:「……」

算了,他早就習慣了。

「七瀨海,放開妳陸爸。」九条天冷漠,「不要以為躲在他後面我就不會問妳前幾天的事。」

被發現真實意圖的海吐吐舌,重新躲回陸背後,擺明了就是知道她陸爸會護著她。

果然陸搔了搔頭:「欸?是說前幾天海ちゃん來探班的事嗎?我不覺得困擾啊,海ちゃん能來我很開心!」

天看向後面的海,瞇起眼用眼神問:七瀨海,妳是不是沒告訴他妳是請假去的?

海對著沙發上的天扮了個鬼臉。

……很好,膽子越來越大了嘛。

-

「說真的,」八乙女樂看看坐在自己旁邊的七瀨海,再看看和七瀨陸一起在廚房裡忙碌的九条天:「妳到底為什麼總是要跟那小子唱反調?」

七瀨海看了廚房一眼,有些彆扭地撇開了頭:

「……因為,天爸平常都對我很冷淡嘛。」

所以,就算是刻意搗蛋也好,多看看我吧。

[idolish7]七瀨陸你怕是要把女兒寵上天喔(97)

*算是[idolish7]九条天你怎麼教女兒的!的後續,就是想寫寫這個設定w預計還有一篇。

*有超隱晦的一句話45。

↓↓↓

陽光明媚的早晨。九条天放下手中的盤子,看看時間差不多了便往房間走去。

推開房門,一大一小兩個紅色身影在床上熟睡。沒錯——現年8歲,已經是小學生的七瀨海聲稱自己一個人睡不著,一定要跟陸爸爸一起睡才可以,就這樣佔據了他的位置。

什麼?那九条天睡哪裡?

當然是七瀨海的房間啊。誰能理解他每天在一堆娃娃中間睡著和醒來的心酸呢……

總之,現在已經到了七瀨海小朋友該起床的時間了。

「海,起床了,再不起來就要遲到了。」他伸手推了推睡得香甜的女孩。

自從七瀨海上小學(並且開始霸佔她爸的床)之後,天就不再叫她「海ちゃん」了,美其名曰「因為海已經長大了」,實際是不是在鬧彆扭就沒有人知道了。

「唔……」海動了動,又往陸懷裡縮了一點,迷迷糊糊地試圖跟他討價還價:「再睡一下……」

「不行。」天冷酷無情地拒絕了她:「要遲到了。」並且殘忍地把被子整個掀開,順便冷醒了旁邊的七瀨陸。

於是父女倆一起打了個噴嚏,被迫從睡夢中醒來。

陸打了個哈欠:「天にぃ早安……」

「早安。」天揉了揉他睡翹的紅髮,嘴角揚起柔軟的弧度:「早上冷,記得加件外套。」

說完還不忘把旁邊試圖賴床的海拉下床。

-

放學回家的海向負責煮飯的天爸爸表達了強烈的、晚餐想吃蛋包飯的願望。

冷酷無情的九条天冷酷無情地拒絕了她:「晚上吃咖哩,我菜已經買好了,而且家裡也沒有蛋了。」

下午結束節目錄製後順路去接海的陸聞言,臉上的震驚簡直像目睹了團裡的雙人組合在休息室接吻,背景彷彿寫了無比巨大的「失望」。

「天——爸——爸——」海可憐兮兮地看著他。

「天にぃ……不行嗎?」陸用彷彿被拋棄的小狗的眼神看著他。

七瀨陸你竟然跟你女兒是同一陣線的!

一陣長長的沉默之後,天敗下陣來:「……知道了,我去買蛋吧。」

「天爸爸/天にぃ最好了!」

今天的九条天依舊沒能抵擋自家弟弟和女兒的裝可憐攻勢。

@賢咲青章x_ 點的97婚後,以及我用盡全力開出來的人生第一輛車。
p1靈魂畫手自繪表情包,p2預警,p3開始正文。
預警都寫在p2了,至於我精神到底有多失常麻煩自行體會,我完全不記得自己昨天做了什麼(這是實話)
歡迎批評指教,「你寫的東西讓我很不舒服:(」這類內容也是歡迎的但這類麻煩私訊我謝謝。
不好意思打大tag就不打啦。
廢話太多了,我要去找回昨天的記憶了¯\_(ツ)_/¯

[idolish7]九条天你怎麼教女兒的!(97)

算是@蓝斯莉 的點文(雖然是因為我而變成養小孩日常orz),是某一天的97with女兒!
私設:97領養一個女兒叫七瀨海←掛在陸名下所以跟他姓(有人跟我說海ちゃん很出戲但是不管,我不想再取名字了),雖然是沒血緣但反正私設她跟陸長得很像()
因為想帶哩巴雷玩所以硬是讓他們出場了,夫妻相聲該怎麼寫簡直是世紀難題……
放飛自我無法收尾以致結尾超突然注意。
↓↓↓
「海ちゃん,還記得爸爸說什麼嗎?」
「在陌生人面前不可以叫爸爸,要叫哥哥。」
「很好,還有呢?」
「對陸爸爸有過分親密舉動的都是壞人。」
「乖。」
-
九条天牽著七瀨海走出家門時,正好聽見八乙女樂「為什麼不吃蕎麥麵,蕎麥麵有什麼不好?」的發言。現年5歲的七瀨海舉起手,表情十分認真:「比起蕎麥麵,海比較喜歡蛋包飯!」
十龍之介蹲下身摸摸海的頭,眼神充滿慈愛:「早安啊,海ちゃん。今天也很有精神呢。」
海十分有禮貌地一鞠躬,進行了回禮:「龍哥哥、樂叔叔早安。」
「叔、叔叔?為什麼龍是哥哥我是叔叔?」八乙女樂表示接受不能,他還比龍小一歲呢!
海指著旁邊正在憋笑的天:「天爸爸說要這樣叫。」
「……九条天!!!」
-
這天是IDOLiSH7的四週年演唱會,作為特別來賓的TRIGGER三人約好了一起前往會場,順便在彩排開始前帶海去後台看看。他們到達休息室時七瀨陸正好不在,房間裡只有四葉環、逢坂壯五和六彌ナギ。
一番雞飛狗跳(「今日三位能來實在是讓我們倍感榮幸……」「そーちゃん你太囉嗦了!」)之後,三人才終於注意到天身後的海。
「Good morning,Miss.海。」ナギ說著,在海面前單膝下跪打算親吻她的手背,又臨時在天的眼神之下生生剎住。
「環哥哥、壯五哥哥、ナギ哥哥早安。」遵照著爸爸說的,海乖巧地打完招呼之後默默往後退了一步。
天爸爸說過要離這個哥哥至少五步以上。
「早安,陸くん應該快回來囉。」
壯五剛說完,門口就傳來人聲,IDOLiSH7的另外四位成員推開了門,最前頭的七瀨陸和和泉一織一邊拌嘴一邊走進房間。
「……七瀨さん,你能不能稍微有點自覺?」「知道啦,一織很囉嗦耶!」
陸剛踏進房間一步,一個紅色的身影就撞進他懷裡。海抱住他的腰,死命把他往房間裡拖,嘴裡還一邊說著:「不行不行!天爸爸說過,不可以讓陸爸爸跟一織哥哥離太近!」
「……九条さん,你是不是對我有什麼誤會?」
-
「海ちゃん,好久不見!」百抱起海,開始進行蹭臉大業,一邊從口袋裡掏了顆糖給她。
「モモ,你嚇到她了。」遲幾步的千說著,揉亂了海的頭髮。
「百哥哥、千哥哥,好久不見!」雙馬尾被揉亂的海也不氣惱,反而非常開心。
「雖然我們已經是大叔了呢。」「ユキ就算是大叔還是很帥!」
「Re、Re:valeさん?為什麼會……」
「我們今天是粉絲喔,」百眨眨眼,「只是順便來打個招呼而已。」
-
演唱會準時開始,海被托給了觀眾席的Re:vale兩人。
「怎麼樣?開心嗎?」
「嗯……!爸爸、超帥!」
視線所及的,是真實的、不會結束的夢。
那是她的爸爸們,也是她的偶像。

[idolish7]離子尾(97)

*Real生賀。原本生賀只有這篇但這樣感覺太壞了欸嘿☆先甘後苦懂嗎

*所有地科知識來自我親愛的地科老師。如有錯誤那大概是我睡著了不是老師的鍋咳。

*BE暗示預警、越寫越不知道自己在幹嘛預警

↑以上廢話,以下正文↓

他似乎一直都在追尋,那個如日般燦爛的身影。


SIDE.九條天

「辛苦了——!接下來,請IDOLISH7上場!」

九條天接過工作人員遞來的水和毛巾,注視著向舞台走去的七人的背影。

舞台上的白光模糊了他們的身影。天就這樣看著,思緒飄回多年以前。

又是一年冬天,氣候導致陸的氣喘嚴重發作,必須住院一個月。那陣子天每天放學後都到醫院去,趴在病床旁邊寫作業邊和陸聊著學校發生的事。

紅髮的孩子坐在病床上,專注地聽他說著那些微不足道的小事,眼中彷彿閃爍著點點星光;夕陽為他打上一層金光,讓天有種是男孩自己在發著光的錯覺。

那時候,天就下定決心。無論如何,他都想守護這個孩子。

那是他的信仰。

「天?你怎麼了,不舒服嗎?」

十龍之介的聲音把他拉回現實。天回過神,發現idolish7已經結束表演。

七瀨陸和身旁的團員們笑鬧著往後台走來,還在微微喘氣,像是激烈運動後心跳尚未平復。

七瀨天會在這時上前去關心他的弟弟,幫他拿水、遞毛巾,也許會有幾句心口不一的責備。

可他已不是七瀨天。他是九條天。

所以他只是在對方經過身旁時,輕輕點頭作為打招呼。

然後看著那個太陽般的少年越走越遠。


SIDE.七瀨陸

他夢到了小時候的自己,還有小時候的七瀨天。

小時候的他跌跌撞撞地跑在哥哥身後,試圖追上前方的那個背影;然而不管再怎麼努力奔跑,他們之間的距離卻始終沒有改變。

他的哥哥,完全沒有要停下來等他的意思。

接著他從夢中驚醒,看見的是醫院白色的天花板,以及在病房各個角落、用各式各樣奇怪姿勢睡著的團員們:趴在床邊的和泉一織和逢坂壯五、躺在病房角落沙發上的四葉環、直接睡在地上的二階堂大和、坐在病床旁椅子上打著盹的和泉三月,還有就站在病床前直視著他的六彌ナギ。

他和ナギ對上視線。對方率先開口,他說:「歡迎回來,リク。」

七瀨陸這才想起,自己昨天表演結束之後在後台暈倒了。看來大概是讓團員們擔心了整夜吧。

他有點愧疚,可又覺得心暖暖的。

於是他笑了,回答:「我回來了。」

天剛離家那時,陸總覺得自己的世界像是失去了太陽,忽地變成一片漆黑。

他一直以來追逐的光,就這樣離他而去。

直到後來,IDOLISH7出道,他又見到他的哥哥。

卻已不是原來的七瀨天。

仍然是,無法觸及的那道光。


就像是彗星的離子尾。永遠向著太陽,卻永遠無法觸碰到那燦爛的星體。

[idolish7]雨天小故事(97)

*2017七瀨陸&九條天生日快樂!

*短短的小故事。部分梗來自男友力30題以及群裡飆車的大佬們

1.

某知名雜誌邀請七瀨陸和九條天進行一場「兩位center的聯合訪談」。

訪談結束後,當兩人從雜誌社出來時,外頭正下著大雨。

陸忘了帶傘,小鳥遊紡又有工作無法前來接送;雖然宿舍是可以走路回去的距離,這樣的雨勢不撐傘是絕對會溼透的。無奈之下,只好由天撐著傘送他回去。

2.

「傘有點小,陸沒有淋到雨吧?」天看了看天色,看來這場雨一時半會是不會停了。如此想著,他把傘又往陸的方向傾斜了一點。

「沒有喔!天にぃ也靠近一點,會淋溼的!」陸說著,又往天的方向靠近了一點。

而天看著靠過來的陸,左肩被淋溼的那點不快瞬間煙消雲散。

3.

雨下得太大,路上的一些小坑積了水,變成一個個小水窪。汽車經過的時候濺起水花,運氣不好的路人就可能被潑得一身溼。

天讓陸走在人行道內側。

就在兩人聊著天的時候,一台車呼嘯而過。

於是外側的天理所當然地被濺起的水花弄得一身溼。

「哇!天、天にぃ!」被天護在內側而完全沒有溼的陸慌了手腳,看著天身上完全溼透的衣服:「宿、宿舍快到了,天にぃ要不要先進來洗個澡?」

4.

「大家今天都有工作,所以宿舍裡沒有其他人……」陸走進玄關,一邊脫鞋一邊向正在收傘的天說道:「浴室在這邊,天にぃ先去洗吧,我等等拿衣服過來。」

5.

#不小心讓暗戀對象進家門而且還兩人獨處了該怎麼辦,在線等,急#

6.

「……陸?怎麼了嗎?」洗完澡擦著頭髮的天,一從浴室出來就看見陸蹲在地上。

7.

「哇啊啊啊啊啊!別、別看!」

8.

天看著陸紅透的耳根,輕輕地笑了。

9.

「九條さん?您怎麼會在這?」

「嘖。」

10.

和泉一織決定不追究在他進門前,對家center到底打算對他們家center做什麼。

[idolish7]單翼(下)

*cp預警:97親,標了這麼久的171終於有一點點了。
*天使梗,一如既往的ooc。
*手機沒法用超鏈結,上、中請戳頭像。
*個人並不信教,一些宗教相關用語如有誤請告知。
↓↓↓
和泉一織和七瀨陸是青梅竹馬。
確切來說,和泉家與七瀨家是鄰居,所以和泉三月、和泉一織、七瀨天和七瀨陸是一起長大的,直到天十三歲時離家。
天離開之後,在陸的身體狀況不好,必須住院的那些時光裡,一織每天放學後的例行公事便是到醫院去、坐在病床旁邊寫作業,順便和狀況好時意識清楚的陸拌嘴。
有時陸睡著的時候,他就坐在床邊看著對方背後的單翼出神。
十二歲的和泉一織那時就決定了。
既然你無法靠自己的力量鳥瞰這個世界,那就讓我成為你的眼睛,代替你看著這個世界。
#
七瀨陸曾經做過一個夢。
夢裡的他有了雙翼,能自由地飛翔。於是他開心地享受著難得的飛行,以及微風拂過臉頰的感覺。然後他想,他應該和天にぃ分享這份喜悅。
何況,和天にぃ一起飛是他一直以來的夢想。
他找了很多地方:花園、學校、天にぃ的辦公室,卻哪裡都沒看見雙胞胎哥哥的身影。最後,他停在醫院的窗戶外,和另一側的少年隔著玻璃對望。
坐在病床上的少年對著他微笑,眼底的寂寞卻清晰可見。
刺得人心臟生疼。
咦……?我終於可以飛了,但天にぃ卻不能飛了?
不要……!
接著,他從夢中驚醒。
#
當和泉一織匆匆忙忙地跑進辦公室時,七瀨陸正在整理隔天會議要用的資料。
難得看見自家青梅竹馬如此不冷靜,陸將手中的資料進行裝訂,疑惑地看向一織。
「七瀨さん,不好了!九條さん在神殿,他……」
「他打算請求天父讓他折翼!」
唰。
陸手中還未裝訂好的資料撒了一地。
#
「折翼」指的是天使後天失去翅膀,一般是因為犯了罪而被奪去雙翼,成為凡人;也有少數是因為意外使翅膀受傷;或者幾乎沒有的案例是,因為一些理由自行向天父請求折翼的。
雖然十三歲時父母的確提過「折翼有可能使單翼者恢復」的事,但那時他沒有多在意,天にぃ似乎也沒什麼反應……現在想來,是把這當作最終手段了嗎?
分開了五年,發現沒有效果後的最終手段?
奔跑在前往神殿的路上,陸只覺得腦中一片混亂。他想起剛才一織說的。
「九條さん好像是想試試那個迷信!七瀨さん,請快去阻止他!」
天にぃ要為了自己折翼……
他又想起那個夢。
不要!
#
「天にぃ!」
他推開神殿的大門時,九條天正跪在神像前祈禱。
聽見他的聲音,天抬起頭望著他,對他微笑。
是他熟悉的笑容,可他就是覺得那笑容裡有些他看不明白的東西。
「一織說你要折翼、你……」陸慌了手腳。雖說是急急忙忙跑來了,真正看到人的時候卻又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陸,冷靜點。」天雙手壓住他的肩膀,把人轉過來面向自己,注視著對方的雙眼,「我希望,有一天能看見你靠自己的力量飛行。所以,陸可以給我實現夢想的機會嗎?」
陸怔怔地看著他。畫面和五年前重疊,那時他沒能阻止天にぃ離開。這一次……
他抓住天的手,同樣回望著他的眼。
「太狡猾了……天にぃ要我給你機會實現夢想,卻不給我實現夢想的機會嗎?」
「我的夢想是,有一天能和天にぃ還有大家一起飛。」
「就算不是現在也沒關係,就算實現不了也無所謂……至少,我不要天にぃ為我犧牲!」
這回輪到天愣住了。他從來沒想到陸原來是這樣想的,只是一直認為自己是為他好……
原來,我一直以來都做錯了嗎?
#
後來的後來,TRIGGER和IDOLISH7的感情好已經是眾所皆知;天界的人們都知道,只要看見一群天使拉著一名單翼飛行,那必定就是這十人了。

小後續.
陸:欸?由大家帶著我飛嗎?
三月:是呀,既然你不能飛的話,就由我們來帶著你飛吧!兩個人拉著應該夠吧!
陸:欸、兩個人……?
環:分組輪班制喔。
被分到一組的天&一織:……

***
對我知道爛尾了,而且內容不知所云。
有點接近急著想完結,卻又糾結著質量問題下的產物。
最後就是這樣了,大概不會修文了。
謝謝看文的所有人。

[idolish7]單翼(中)

*cp預警:97親、輕微171?
*天使梗,一如既往的ooc。
*其實真的沒有很多字……只是我必須用這種方式強迫自己更文不然按照我的懶癌一定ry
↓↓↓
關於單翼,天界流傳著一個說法:只要雙胞胎中的另一人死亡、折翼或是離開,單翼者就有可能恢復。然而七瀨家並不迷信,就算知道這個說法,夫妻兩人也沒有要告訴孩子們的意思,直到天意外聽見醫院的護士在討論這件事。於是十三歲的他毅然決然決定離開了七瀨家,改姓九條,成為遠房親戚九條鷹匡的養子。
離開的那天,陸抓著他的衣角不肯放。他輕輕把陸的手拿開,看著孩子濕漉漉的雙眼認真地開口:「我的夢想,就是有一天能看見你在空中自由飛翔。所以,陸可以給我實現夢想的機會嗎?」
陸傻傻地看著他,沒有回答。直到天的背影消失在視線中,紅髮的孩子還是沒有開口,只是眼淚無聲地落下。
後來的九條天確實如其他人所預料,年紀輕輕便當上天使長,還和八乙女樂及十龍之介組成了特別行動小組TRIGGER,往返於天界和人界;七瀨陸則在身體狀況稍微好起來後復學,和高中同社團的六人組成所謂「互助學習小組」,據說目標是七人一起通過考試。至於和泉一織擬定的學習計畫到底有沒有用……除了一織本人和被他盯著必須照做的四葉環、七瀨陸以外沒有人知道。
#
重逢來得太過突然,以致於一向精明的九條天在任務地點看見穿著高中制服的自家弟弟時愣了很大一下,還因此被八乙女樂調侃了一陣——當然之後小鳥遊紡手機上收到八乙女樂的兔耳照那就是後話了。總之直到那時天才知道,原來七瀨陸和學習小組的六個同伴一起過了考試,這次和TRIGGER一起行動的新設特別行動小組「IDOLISH7」就是他們。在經歷了一場認親大會(二階堂大和曰)之後,十個人才終於記起他們還有任務在身。
任務是好好解決了,只是在那之後天就多了個小尾巴,常常跟在他身邊「天にぃ」「天にぃ」的叫——雖然某個弟控倒是樂此不疲(語出後來被踩的八乙女樂)。
天看著被其他六人團團圍住的陸背後的單翼,又一次陷入了沉思。
「陸。」平凡的一日,IDOLISH7和TRIGGER共同執行的一次任務後,天叫住準備離開的陸,「如果有機會的話,你……想飛嗎?」
陸眨了眨眼,像是不明白自家哥哥怎麼會突然問這個問題,卻依然回答:「我想和天にぃ、還有大家一起飛!」
天點點頭,簡單道別之後離開。
你希望能和我一起飛,可是我希望你能飛;既然兩者不能兼得,那麼,可以容許我任性一次嗎?

[idolish7]單翼(上)

*cp預警:97親,輕微171?
*天使梗,一如既往的ooc(。
*不知道會寫多長……姑且打個上(。
*段考前不唸書更什麼文……不想唸書就想更文(。

↓↓↓
「天にぃ!」
九條天轉頭,還來不及看清聲源就感覺有什麼撞進自己懷裡,撞得他後退了兩步才穩住。他低頭,不意外地看見了紅髮的少年。
「陸,跟你說過在外面不要這樣叫我……」聞言,七瀨陸抬起頭,閃亮的眼神看得天一頓,語氣不自覺放柔:「還有,別跑太快了,這樣不好。」
陸嘿嘿笑了兩聲,從天的懷裡離開重新站好,端正了表情後開口:「九條さん是要去執行任務嗎?」
像是被他故作嚴肅的語氣逗笑了,天勾起嘴角:「是啊,有點事要到人界一趟。」
陸點點頭,正打算說些什麼的時候被另一道聲音打斷:「七瀨さん!說過多少次不要跑那麼快……」和泉一織從後方出現,看見天時微微一愣才又補了一句「早上好,九條さん」。
天對他點頭當作打招呼,然後看著一織開始對陸進行「必須記得的十條規則」複習。陸狀似認真地應著,眼神卻不斷瞟向天的方向。一織顯然發現了他的小動作,暫時停下複習之後轉向天:「九條さん是要去人界吧?路上小心。」
於是天識趣地向他們道別,一躍而下後張開翅膀。
#
七瀨陸是個單翼的天使。
而且是目前整個天界唯一的單翼。
雖說歷史上不是沒有其他案例,但畢竟是極少數,關於單翼的資料是少之又少,只知道單翼僅會發生在雙胞胎的其中一人身上。單翼者通常身體虛弱,注定一輩子無法飛行;相對的,雙胞胎的另一人將格外強大。
七瀨天和七瀨陸就是典型的這種情況:天從小就比同年紀的孩子聰明,能力也比其他人強,甚至在他還小時就有人預測他會成為歷史上最年輕的天使長;而陸自小體弱多病,童年的一半時間都在醫院度過,以致於無法上學,只能由天在放學後到醫院當他的專屬家教。
儘管如此,陸也沒有任何怨言,並表示只要天にぃ在他身邊就夠了。
而那時的天覺得,只要陸還活著就夠了。
雖然陸看著其他孩子在空中飛翔、玩耍時羨慕的眼神,總令他感到心痛。